商业信息网

年度大戏“谁的万科”生死决战开场 一段堪比宫斗戏的四角恋!(附相关法律问题解读)

来源:sinafayuan    发布时间:2019-01-10 20:30:20


经过半年的筹备、编剧、选角、宣传,年度逼宫大戏《谁的万科》第二季终于在6月正式开演。在这一季里,宝能系依然活跃,华润作为曾经的盟友却与万科分道扬镳,而新的角色深圳地铁也正式登场。

这一出股权争夺大戏从去年演到今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看得小编撕心裂肺。。。
剧情反转太快应接不暇?别急,体贴的小编为各位看官找来了剧情精简版,让你一图秒懂万科撕逼大战!↓↓↓



年度逼宫大戏
剧情梳理


2015年下半年开始,一家叫做前海人寿的公司联合另一家公司钜盛华,在二级市场大肆买入万科股票,一跃成为最大股东,而这两家公司背后站着同一家集团——宝能

王石感受到了危机,开始向自己亲密无间的伙伴、曾经的第一大股东华润集团求助。于是,在资本市场里,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打响了。华润两次增持夺回第一股东之位,然而很快又被宝能系反超,到2015年12月,宝能系持股比例已达到22.45%。。

王石随后强势表态,以宝能信用不够为由表达了万科“不欢迎”的态度,并怒斥宝能为“野蛮人”。随后,12月18日,万科停牌。

在半年的停牌时间里,王石找来了新的合作伙伴——深圳地铁。这家国有大型独资企业在今年3月的时候与万科签订了战略合作备忘录。

万科抛出了它的重组方案:万科拟以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深圳地铁持有前海国际100%股权,初步交易456.13亿人民币,而深铁将通过两个地块与万科达成深度合作。

2016年6月17日,万科就重组方案召开董事会。11位董事中,华润3位、万科3位、独立董事4位、平安集团1位。1名独董由于利益相关回避投票,华润的3人全部投了反对票,剩下7人投了赞成票。

万科刚刚对外公告方案通过,就马上遭到了昔日盟友华润集团的激烈反对。华润发表公告,提出重组方案存在诸多不合理,并质疑决议通过的合法性

6月22日下午,深交所向万科发出重组问询函,提出7条要求以及3条建议,要求万科回复。

6月23日晚,宝能系深夜发声,反对万科发行股份购买资产预案。随后,华润集团也再一次声明反对。

6月26日下午,宝能提议万科召开股东大会,罢免王石、郁亮等董事职务。

6月27日,万科2015年度股东大会在深圳召开,由于宝能和华润投下反对票,万科2015年度董事会报告和监事会报告均未获得通过。




权利的游戏
法律解读

如果说去年的第一季讲的是宝能攻城、华润迎战、万科求援的战争大戏,那么今年的第二季,则是一出充满了拉拢、博弈、算计的权谋剧。

两季里,这场股权争夺的关键都是法律问题。第一季的核心问题,是宝能的收购行为是否合法合规?第二季的争议焦点,是万科董事会与深铁达成股权投资协议,是否合法合规?


对于一家上市公司来说,上演这样逼宫大戏非常罕见。当然,宝能系敢于导演这场逼宫大戏的原因之一是万科没有绝对的控股股东。
 
那么,宝能系导演的这场逼宫大戏,能否获得法律上的支持?


宝能收购万科合法合规吗?

2015年12月18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表示,对于市场主体之间收购、被收购,只要符合有关法律法规的要求,监管部门就不会干涉。然而,这需要持续深入地观察。

其一,宝能系的收购资金合法吗?宝能系收购万科,主要是通过两家企业来购买的,即前海人寿与深圳市钜盛华实业有限公司,它们是宝能系进行资本运作的核心。前者主营人寿险、万能险,拥有大量资金;后者通过数次增加注册资本提升了自己的筹集能力。再加上宝能系其他公司的发力,至少从公开的信息来看,不排除宝能系存在资金链压力,但宝能系企业尚不存在资金违规问题。对于坊间有传宝能系涉嫌洗钱,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这种说法是极不负责任的。

其二,应当注意哪些收购程序?《证券法》明确规定了可以要约收购上市公司,购买目标公司达5%时,收购者有短时暂停购买义务和报告义务。《证券法》第八十六条规定,通过证券交易所的证券交易,投资者持有或者通过协议、其他安排与他人共同持有一个上市公司已发行的股份达到百分之五时,应当在该事实发生之日起三日内,向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证券交易所作出书面报告,通知该上市公司,并予公告;在上述期限内,不得再行买卖该上市公司的股票。以后每增减百分之五,均应报告且在报告期限内和作出报告、公告后二日内,不得再行买卖该上市公司的股票。

当收购者收购上市公司股份达到百分之三十时,应当公开发出收购要约。对此,《证券法》第八十八条规定,通过证券交易所的证券交易,投资者持有或者通过协议、其他安排与他人共同持有一个上市公司已发行的股份达到百分之三十时,继续进行收购的,应当依法向该上市公司所有股东发出收购上市公司全部或者部分股份的要约。目标公司股东出售的股份数额过多的,收购人按比例进行收购。

另外,《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令〔2014〕第108号)、《公开发行证券的公司信息披露内容与格式准则第16号--上市公司收购报告书)》(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公告(〔2014〕25号))具体规定了收购者编制和披露上市公司收购报告书、公布上市公司收购计划书、收购人介绍、收购目的、收购方式、资金来源、后续计划等大量的法律文件,并进行充分的信息披露。

这些举措用来增加股权市场的透明度,实现公平、公正、公开,维护股权交易市场的正常秩序,旨在保护中小股东利益,促使资本市场的健康发展。


万科重组方案是否合法合规?

万科此前抛出了它的重组方案:万科拟以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深圳地铁持有前海国际100%股权,初步交易456.13亿人民币,而深铁将通过两个地块与万科达成深度合作。6月17日,万科就重组方案召开董事会。11位董事中,华润3位、万科3位、独立董事4位、平安集团1位。1名独董由于利益相关回避投票,华润的3人全部投了反对票,剩下7人投了赞成票。

那么万科的这份重组方案,在法律上到底算不算通过?
    
对此,万科和华润各执一词。而他们争执的关键,却是一道数学题:究竟应该是7/10还是7/11。
    
不论公司法还是万科的公司章程,都规定了“表决重大事项需要三分之二以上的董事同意方通过”。
    
在这次董事会上,一名独立董事回避投票,因此万科认为,应该按照总人数10人计算,7/10的比例已经超过了2/3。而华润则坚持,应该按照7/11的比例计算,同意的人数不足2/3。
    
到底谁的算法对?公司法124条规定,上市公司董事与董事会会议决议事项所涉及的企业有关联关系的,不得对该项决议行使表决权,也不得代理其他董事行使表决权。
   
根据这项规定,如果这名独董确实有关联关系,那么其本身没有表决权,计票基数为10。然而如果其不存在关联关系,则享有表决权,应视为在表决中行使了弃权票,计票基数为11。


宝能系提起召开临时股东会合法吗?

根据公司法第100条的规定,具备以下情形之一的,应当在两个月内召开临时股东大会:

(一)董事人数不足本法规定人数或者公司章程所定人数的三分之二时;

(二)公司未弥补的亏损达实收股本总额三分之一时;

(三)单独或者合计持有公司百分之十以上股份的股东请求时;

(四)董事会认为必要时;

(五)监事会提议召开时;

(六)公司章程规定的其他情形。

根据上述规定,上市公司召开临时股东会,除法律规定的第(一)(二)项原因以外,其他召开股东会的程序必须是单独或合计持股达10%以上的股东、董事会、监事会提议召开,以及公司章程规定的必须召开股东会的情形。
 
因此,针对公司万科股东钜盛华(持股8.40%)及前海人寿(持股3.17%)提议召开临时股东会,则万科应依据《公司法》的规定,依法召开股东会决议。
 
虽然万科在公告中称“公司将于近期召开董事会,审议有关请求。董事会将根据法律、行政法规和公司章程的规定,在收到请求后十日内提出同意或不同意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书面反馈意见。”但是笔者认为万科董事会不会断然否决召开临时股东会。
 
否则,若万科董事会不履行召开股东会的职责,作为钜盛华及前海人寿可以依据公司法第101条的规定,自行召集股东会。


万科罢免王石董事身份所需的条件

根据万科公司章程第121规定:“董事在任期届满前,股东大会不得无故解除其职务。但股东大会在遵守有关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前提下,可以以普通决议的方式将任何任期未满的董事罢免,但此类免任不影响该董事依据任何合约提出的索偿要求。”根据《公司法》第103条的规定,上市公司除修改公司章程、增加或者减少注册资本的决议,以及公司合并、分立、解散或者变更公司形式的决议,必须经出席会议的股东所持表决权的三分之二以上通过外,其余决议,经出席会议的股东所持表决权过半数通过即可。
 
作为一家上市公司,股份极为分散,万科的前十大股东合计持股为43.5%,等到召开股东会的那天有多少股民参加投票不得而知。
 
但是,若钜盛华(持股8.40%)及前海人寿(持股3.17%)联合万科第一大股东华润股份(持股15.27%),则三方持股比例已达到27.84%。
 
因此,本次由宝能系一手导演的逼宫大戏,若王石没有广大股民的支持,则这场逼宫大戏很可能以宝能系胜利而告终。

 “谁的万科”决战
谁主沉浮?


去,还是留

力量悬殊,何去何从。王石及其团队自然明白“此役若败,就此诀别”的道理。不过,在昨日的股东大会上,王石最后也坦言,妥协也有限度,完全违背中小股东的利益,违背万科被市场认可的底线,将不被接受。换言之,大股东不能为所欲为。
 
万科管理层也都强调,去留问题并不重要,但人心不能散。
 
王石表示:“从某种角度来讲,这个公司我是创立者之一,文化也是和我密切相关,从某种角度来讲,我的去留已经不是很重要,重要是这个文化能延续下去。从某种角度来讲,我们是万科文化的守望者,个人的荣辱去留已经不是很重要了。”
 
这一表态无疑引发现场中小股东的共鸣。多位投资者在提问时建议,管理团队若被辞退,可选择重创基业、东山再起。
 
在分析人士看来,上述表态更像是中小股东的大胆设想。在宝能已明确要罢免全部董事之时,王石等人已无法掌控自身去留,不讲去留讲文化,或将为其争取主要团队的稳定增添舆论支撑。
 
值得注意的是,王石在27日股东会上回答股东提问时,已变相表达了“留下团队、自己离开”之意。“希望郁亮能代替我,成为董事长,如果我还没被罢免的话。”

终局或许仍是谜

经历了半年多的明争暗斗,“谁的万科”答案即将揭晓,但当各方势力纷纷摊牌之际,万科的前景也愈加扑朔迷离。
 
先是,宝能连续发声,明确反对万科重组预案,并指责万科董事会未能均衡代表股东利益,独立董事丧失独立性,而万科监事会也对董事会出现的种种问题未能尽到监督及纠正的职责,“万科已实质成为内部人控制的企业”。其后,宝能更是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罢免万科全部在任董事及两名监事。
 
6月26日,股东大会议案表决情况更是将这种势力决裂展露无遗。公告显示:“2015年度董事会报告”、“2015年度监事会报告”两份决议均未获股东大会通过,而高达43.65亿股的反对票,就是华润、宝能所共同投出。 
 
对于董事会、监事会报告这样的普通决议,却给出反对票,华润、宝能在表达对现任董事会、监事会履职情况不满的同时,也在向包括万科管理层在内的所有参与者、观察者展示“肌肉”。
 
上述分析人士称,在例行的年度股东大会上,对例行的决议投出反对票,华润、宝能更像是为未来表决重组预案和罢免董事做预演。此次投出反对票,颇有令万科管理层知难而退之意。
 
但是,宝能、华润似乎也非铁板一块。从26日投票结果来看,对于“2015年度报告及经审计财务报告”这一决议,华润投出了同意票,而宝能则投出了反对票。这也使得该项决议以58.0319%的同意比例涉险过关。考虑到宝能并未提名新的董监事人选,加之被罢免的董事中也有三位是华润方面的代表,最终万科董事会将如何构成,目前看也仍有多种可能。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在股东会现场,还是从最终表决情况看,中小股东似乎对万科管理层更为支持。在现场,多位机构人士表达了万科在现有管理层带领下所有表现的认可,并支持管理层保持稳定。在投票中,持股5%以下的股东,对五项议案均持赞同态度,同意比例均超过98%。此外,此前曾表示与万科展开合作的安邦,虽然至今未表达所持立场,但也就所有议案投出了赞成票。
 
“多少年了,万科的股东大会都没像今天这样热烈、积极。”面对争相提问的股东,王石颇有些感慨。在尽量满足所有与会股东的提问需求之后,王石匆匆离开了会议室,留下了面前那瓶一动未动的“华润怡宝”,而在一边,郁亮的矿泉水瓶早已空空。

内容综合自:法制网、中国网、178金融服务、互联网金融律师团队


喜欢这些相关文章,点击阅读: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新浪法院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