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信息网

岛上的舞蹈家| 故事

来源:read-douban    发布时间:2018-12-05 19:32:11

夜总会的化妆间里,孙佳坐在角落准备补妆,墙外传来舞厅里嘈杂的音乐声,穿着性感的舞女们在化妆间和舞台往返穿梭,每个人都面无表情。


作者古一是加拿大《新加园》报专栏作者,远居他乡,喜欢写一些故事。《岛上的舞蹈家》里写了十个故事,来自处于不同社会环境中的十个人,主流媒体宣传之外的,更加真实和客观的生活。


这个短篇故事集里面的内容有的是经过采访处理后写的,有的是自己凭空构思的。故事来自于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地方,不同的阶层,故事就在在这本故事集所搭建的现实世界里发生着。


下面这个故事讲述一个独自一人在他乡的夜总会女孩的生活,可是,在夜总会五颜六色的灯光里,她始终清醒的记得自己是妈妈心中的那个芭蕾舞蹈家。



岛上的舞蹈家                古一


“五年前送你上飞机,你过了安检头也不回的就走了,你爸为此失落了好长一段时间,从机场回家的路上好几次怨声叹息,直到最后在医院的那段日子里也总会说道起来,后悔没有多看你几眼,多聊几句。”平板电脑中传出孙佳妈妈的声音。


“妈,爸已经走了快两年了,我们还是得好好生活,我觉得你需要走出来。昨天我又汇了两千加币到你的账户,记得去取,兑换后拿六千还给舅妈,我们差她的帐也就两清了。”孙佳一手拿着平板电脑一手梳理着头发站在屋子走廊中央:“我差不多得去上班了,要化妆,就不聊了。”


“今晚芭蕾舞团又有演出啦?”


“是啊……对了,你的团聚移民申请我已经交上去了,你收整收整,下个月先过来适应下这边的环境。”孙佳身后传来房间门打开的声音,她有些匆忙的迈了几个大步,进入卫生间熟练的反锁起了门。


“不急不急,我在国内过的挺安稳的,等还清了为你留学借的钱,心里也就更踏实了。”


“妈,这次得听我的,下周我就帮你去定机票,多少人想来这个国家都来不了,你一天待在国内干嘛啊。”孙佳停顿了几秒,语重心长的说:“妈,你年纪大了,这两年血压也不太稳定,过来了有什么事我可以照顾着,这边的医疗体系很发达,遇到什么事儿,至少不会像当年爸爸那样……哎,好啦,不说了,我得去上班了,你好好休息。”


孙佳关闭了视频通话,有些呆滞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脸上溢出一丝愧疚的神情。公寓走道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他对着卫生间用蹩脚的中文重复着一些粗糙的词汇,孙佳不耐烦的呵斥男人,让他离开公寓。几分钟后,她听到男人离开的关门声,随即从角落取过一个有些陈旧的化妆箱,化起妆来。


化好妆走出卫生间,男人已经不见了踪影,走到房间门口,地上放了一叠钞票,她伸手捡起装入口袋,沉默的走入房间。孙佳将平板电脑放在桌上,点开音乐,平板电脑里传出柔美动听的旋律,这是孙佳在国内学习芭蕾舞时跳的第一首练习曲,她一边听着音乐一边穿上黑色超短皮裤和一件有些裸露的黑色马甲,十厘米的高跟鞋让她的身形显得性感妩媚,媚俗的彩妆让孙佳看上去老了些许。她套上一件黑色风衣,安静的听了一会儿音乐,随即取过手包,转身离开了公寓。平板电脑依旧放在桌上,有些孤寂的重复循环着那首歌曲。


华灯初上,蒙城西岛的马丁广场被高楼大厦所包围,金色的灯光为高层建筑涂抹上一层奢华的底色,街道上不停驶过一辆辆豪华轿车,就连行人脸上也溢出一道傲慢的神色,远远俯瞰,整个广场就像一副放肆的油画。孙佳从“油画”角落的地铁站走了出来,站在街道旁卖唱的两个黑人嬉笑着朝孙佳吹着口哨,孙佳转过头,用略显放荡的眼神盯着他们说:“你们今晚如果赚够了酒钱可记得来夜总会找我哦,给你们打九折,两个小乖乖。”孙佳大声的笑着,转身朝夜总会走去。


夜总会的化妆间里,孙佳坐在角落准备补妆,墙外传来舞厅里嘈杂的音乐声,穿着性感的舞女们在化妆间和舞台往返穿梭,每个人都面无表情。


“哎哟,小公主,今天来的可够晚的啊,演出都快开始了才出现。”孙佳身后走来一个有些发胖的中年女人,同样化着有些媚俗的浓妆,正将指间的一支烟缓缓朝孙佳嘴边递来:“今天那老外又去找你了?怎么样?可把你个小妖精喂饱了吧。”孙佳身体微微前仰,吸了一口女人指间的烟说:“他就一无赖,每次完事儿了都赖我房里大半天,来之前才把他打发走,不过嘛,大方是挺大方的。”“你个小狐狸精,知足吧,昨晚那个华人大爷,可没少折腾我,那难伺候着呢。”胖女人说着发出很享受的笑声,脸部堆积出一层层有些油腻的纹路。


“孙姐姐,你的秀十分钟后开始,今天来了好几支国内的旅行团,据说都是奔着看你来的。”化妆间门口出现了一个神情有些青涩的年轻人,他穿着服务生的衣裳,不敢直视化妆间里一个个性感丰满的女人,眼神在不知所措的四周闪躲着。“哎哟,这不是小李嘛,又来做服务生挣零花钱啦?小李啊,你这么俊的脸做服务生可惜了,来,今晚跟姐姐回家,我好好开发开发你,怎么样啊?哈哈哈。”胖女人嬉笑着朝男孩扭动起有些肥大的臀部,男孩朝门外缩了一步,有些生涩的朝女人露出尴尬的笑容。


“你啊,别逗这些留学生了,他们漂洋过海来读个书不容易,特别是这些普通家庭的孩子。”孙佳起身,开始对着镜子补妆,胖女人用有些嘲讽的语气回答:“是是是,我都忘了咱们孙大美女也是国内高材生呢,远渡重洋出国深造,可最后呢?不也为了一张永久居民卡嫁给了一个当地老头,不过好在这老头还没来 得及怎么折腾你就死了,虽然人家悄悄立了遗嘱,把房子给了子女,但至少咱们孙妹妹也顺利拿到了永居卡不是,这可比我当年运气好多了啊。”


孙佳沉默了,她若有所思的补着妆,舞厅里的音乐声越来越大,舞台上一个身穿西装的黑人正大声向台下人们介绍着即将登台的“亚洲性感脱衣舞女”,舞台周边围满了不同年龄段和不同肤色的人们,他们的脸上有着各式各样的表情:生涩、紧张、兴奋、贪婪、欲望。


“胖姐,做完这周我不做了。”孙佳补完妆,转身看着胖女人,声音变得柔弱起来:“过段时间我打算把母亲接过来,她年纪大了,血压也不太稳定,一个人在国内生活我放心不下,她思想也比较传统,如果她知道自己的女儿是一个脱衣舞女,后果是有些难以想象的,恰巧,唐人街的林姐姐前两天开了一个少儿舞蹈教室,她找我聊了聊,我决定之后去她那儿教孩子跳舞,收入和这里没得比,但至少算是份母亲能够接受的职业。”


舞厅中的音乐声渐渐变大嘈杂起来,舞台上出现几个亚洲人面孔的舞女,她们在镁光灯中扭动着自己曼妙性感的身材,等待着“女主角”的登场。化妆间里胖女人的眼神中始终透着一道浓浓的江湖味,这让别人无法通过她的五官揣摩出心里的想法。


她再次将烟递到孙佳嘴边,孙佳深吸一口,同时缓缓脱下外套,露出那身黑色,充满肉欲的装扮,胖女人牵过孙佳的手,轻轻的抚摸其手腕上一道凹陷粗糙的疤痕,声音也变的不那么泼辣起来:“去吧,跳完今天去找经理,我跟他打声招呼,不会为难你的。”孙佳点了 点头,周围的女人们依旧匆忙的进出着,似乎没有人关心她们的对话,更加没有人在意孙佳的去留,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故事和目的,她们把彼此之间的关系处理的恰到好处,包括胖女人和孙佳,她们算是舞厅中走得最近的两个人,但却又从不询问彼此的生活,就像孙佳手腕上的那道疤痕,胖女人亲眼目睹了它的出现。


那是半年前的一个晚上,孙佳在卫生间里用酒瓶碎片割下的,那晚她喝了很多酒,哭花了妆,胖女人发现了孙佳,一声响亮的巴掌后,胖女人用腰带勒紧了孙佳的静脉,随即拨打了急救电话,一切处理的镇定且老练。事后,胖女人从未再和孙佳聊起过和割腕有关的话题,似乎对此毫无兴趣,但也许是因为这件事,两人彼此的距离近了一步,微妙的一步。


孙佳带上一副半脸的面具,这是胖女人送她的礼物。据胖女人说这是她年轻时混迹夜场的标志,那时的自己在舞厅是绝对的一号舞娘,每夜都戴着这幅面具在舞台上舞动肉体,每一夜,也都有着无数的男人们围绕在舞台下为其尖叫。可随着年龄的增长,胖女人开始发福,也曾想离开舞厅过简单的生活,可用胖女人的话说就是“沾过泥的鞋是永远甩不干净的。”最终,她打消了离开的念头,把面具送给了孙佳,退居二线,做一些老主顾的生意,继续在舞厅过着她认为逍遥的生活。


胖女人看着孙佳,继续抽着烟,她的皮肤在白色的烟雾后开始渐渐苍老。孙佳在等着她说点儿什么,但她似乎没这个打算。音乐声渐渐响起,服务生小李再次出现在化妆室门口,提醒孙佳上台。


孙佳看着胖女人,有些尴尬的转身朝门外走去,她的心里有一些失落,在这个奢华的大都市里,似乎失去的远多于得到,但自己却又要硬着头皮在这里挣扎,她有些累了,年轻时的想法此刻回想起来也渐显滑稽。就在孙佳走出大门的那一刻,她听到身后传来胖女人的声音,声音变得温和:“孙佳,走的干净点,不准回来。”孙佳停下身,低头沉思着,几秒钟后她扭动起丰臀,朝着舞台耀眼灯光下的那扇宽门缓缓走去。


舞台上,女人们疯狂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一张张妖艳的脸透满情欲,舞台正中的一道圆形大门缓缓打开,舞厅里传出DJ磁性的声音,他介绍着这位享誉蒙城的脱衣舞女,音乐声和台下观众的叫声开始疯狂的交织在一起,一个带着黑色半脸面具的性感女郎在音乐声中扭动着性感火辣的身材从门后走出,她的眼神火辣,贪婪,加上那饱满性感的唇角,一个简单的微笑就让台下的男人们不禁尖叫,那是雄性动物充满欲望的吼叫声。女人舞动着性感曼妙的身体,缓缓解开那件黑色马甲,她丰满的乳房在灯光里若隐若现,台下是一双双充满欲望的眼睛,就在女郎向台下人们展露出自己娇艳身材的那个瞬间,一丝泪花从她的眼眶滑落,埋葬在音乐声和喧哗声中。




本文节选自第四届豆瓣阅读专栏作品

 点击阅读原文购买完整作品




《岛上的舞蹈家》


短篇故事集,里面的内容有的是经过采访处理后写的,有的是自己凭空构思的。故事来自于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地方,不同的阶层,故事就在在这本故事集所搭建的现实世界里发生着。


我就是阅读原文,请戳我,我不怕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