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信息网

美国吃下川普猛药,香港要吃什么药?

来源:tttmoney    发布时间:2018-02-16 07:23:39

转自:米糕新闻日记(ID:katehoo-BEN);作者:米糕


当我写完这篇文章时,人正在美国波士顿,CNN电视直播宣布川普当选新一任美国总统,这对于素来信仰精英治国的美国而言是一场跨时代的剧变。当将自由民主奉为建国根基的美国人选择看上去更不靠谱但相当务实的川普成为新一任总统,此时的香港还在就几个议员低端侮辱国家的言论纠缠不清。


美国人选择吃下川普这味猛药,香港人呢?




1992年,我举家南下迁往广州。


那一年,在更南处有个地方叫香港,一河之隔,如梦如幻,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大时代。很多年之后,我才知道,决定自己一生命运的离乡背井,不过是这个小地方翻涌大时代的一个注脚,人与城其实都各有天命。




1.


1992年的广州也并非什么国际都市,相比故土平平无奇。唯一的好处是,广州人会说粤语,这里有无线翡翠台,录像厅里有原汁原味的粤语港片,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没有朋友,看港产片成了我的精神鸦片,一来可以学语言,二来填补我对纸醉金迷的苍白想象。人在广州,心系香港,南边一切诸般皆好,让人暂时忘却乡愁、乐不思蜀。


那一年10月,翡翠台播出了一部名叫《大时代》的电视剧,几乎万人空巷,不懂粤语的我看得抓耳挠腮,只觉得港片过瘾好看,当方展博在股票交易大厅叫着“升…升…升…升…升…”的时候,香港似乎成了一座高悬之城,那里有内地人对城市的所有想象,透过翡翠台这个小小窗口,让内地人仿佛看到生活未来的样子。


《大时代》的制作人韦家辉可能想不到,在1992年去回顾60年代以来的香港,本身已是一段黄金岁月回光返照的起点。 




在1992年登峰造极的还有周星驰, 那一年香港十大卖座影片中,周星驰独占七部,十年前还只是《射雕英雄传》里的宋兵甲,这一年的周星驰已连续大卖3年,风头一时无二,彻底占领香港市场,甚至整个东南亚。


42岁的徐克在这一年拍出了风噪一时的《黄飞鸿之男儿当自强》,林子祥抑扬顿挫的歌声比任何红歌都能激发人们对中华民族百年屈辱的激愤,这部电影揽下当年金像奖9个大奖,同年徐克监制的《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被称为金庸武侠的最佳改编电影,票房大卖,绝世佳人林青霞在大银幕上留下颜值巅峰。王晶看此片不足十分钟,便觉毛骨悚然,一阵寒意,皆因水准惊人,高不可攀。一时之间,香港成点石成金之地,在台湾人气开始下滑的林青霞却在香港大放异彩,台星纷纷西行,加入东方好莱坞的盛宴。


同一年,一部叫《东邪西毒》的电影在9月开拍,导演王家卫史无前例的把片场拉到大陆腹地的宁夏银川,两年后电影上映,王家卫讲了一个晦涩难懂的寓言,当时距离回归不足三年,香港人正是去留之间煎熬不已的胶着期,哪有心情耐性听他梦呓谜语般的自言自语,这部香港前所未有的大制作最后票房仅902万港币,12年后,王家卫带着这部电影在戛纳重映扬眉吐气,大梦初醒的香港人才在这个故事里看到自己的前世今生,才知道这一段登峰造极的日子只是醉生梦死,待到回首已是沧海桑田。




1992年快结束的时候,有个叫黄子华的年轻人在伊丽莎白体育馆举行了6场名为“跟住去边度”(接着去哪里)的栋笃笑,在这个脱口秀节目中,黄子华抛出了一个至今仍令香港人迷惑的问题:“我啲究竟是乜人,我啲跟住要去边度?”(我们到底是什么人,我们要去哪里?) 


那一年,距离香港回归还有5年。


2.


转眼时间来到2016年,24年过去,今年又是猴年,香港回归已经19年。


当两个所谓青年新政在用粗口、,不管当事人接受了怎样的利益来挑衅国家尊严,背后挑动的依然是香港人内心深处那根紧绷的弦:我们到底是什么人,我们应该支持谁,反对谁?


当李嘉诚放弃李家的城,将公司注册地迁离香港时,香港人感慨香港病了。今天的香港,矛盾盘根错节,立场壁垒森严,软硬皆不得要领,政策寸步难行,几乎无药可医。但凡关心香港何去何从的人,悉心剖开这个东方之珠的层层叠叠,最后都不禁摇头叹息,英国人设局一般留下了一座梦幻之城,或许等的就是梦碎的这一天。


1841年,英国人初到香港之时,港岛人口仅7450人,到1860年,香港人口增至12万,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内地精英大批流入香港,人口达到100万,1950年,人口再次暴增至236万,1961年300万,1980年超过500万,1991年,香港每平方公里人口密度达5385人,市区人口密度超过2万人,是世界大都会人口密度最高的区域。整个香港人口的发展史,与大陆命运息息相关,、战争险境、经济困境的投生偏安之处,今日的港人9成以上来自内地,若说没有血脉相连,恐怕也是自欺欺人。


1842年,《南京条约》将香港割让给英国,英国人的算盘是将香港建设为对华贸易的转口港,这一定位百年来始终如一,从香港诞生为港的第一天开始,它唯一的大客户就只有一个——! 


今天的香港人依然爱唱狮子山下,但在70年代之前,香港经济也并不比内地经济有显著优势。五六十年代时,港英政府提出20年以内赶超广州,很多港人都觉得是天方夜谭。,香港不会成为偌大的唯一窗口,960万平方公里的国与人,不管是南下的人才,还是北上的物质,都足以令这个千余平方公里的弹丸之地风生水起。 


真正令香港经济起飞的70年代依然源于形势剧变,1972年,会谈,尼克松访华、中日邦交正常化、中(西)德建交、中英关系大幅改善,七十年代初,经济尚未直接受益,香港股市已经万马奔腾,全世界都在做多,香港成为唯一窗口。


1973年,越战停火,港府宣布兴建地铁,各公司相继派息派利, 1969年至1972年短短4年,恒生指数最高猛升7倍,成交量狂飚16倍。但没有实体经济支撑的香港市场面对内地并未及时跟进的经济现状,财富泡沫迅速破灭。恒生指数从1973年3月9日的1774点跌到1974年12月10日的150点,跌幅超过90%。


1974年,中东石油危机爆发,美国、西德、日本猝不及防陷入战后最严重的经济衰退,西方各国股市一泻千里, 也正是因为这一场奔着而来却没有得到呼应的经济波动拍醒了英国人,是时候打出香港这张牌,借力来帮助英国延续经济活力。


1974年,英国保守党领袖爱德华·希思第一次访华,也是第一次与谈起香港问题。当时的态度是,现在不要谈,这个问题留给年轻一代人来解决。但他恰到好处的回头问了一句:还有多少时间?说,还有24年。从这一刻起,关于香港回归的问题,已经在英国人心里按下了倒计时器。


要让一个弹丸之地成为将来英国掣肘的要塞,留给英国人的时间并不多。1973年股灾之后,一向信奉不干预市场的港英政府立法局在1974年通过了《1974年证券条例》、《1974年保障投资者条例》。同年4月及8月,香港先后成立了证券登记公司总会、证券交易所赔偿基金,恢复市场秩序,这一年,港英政府还设立了鼎鼎大名的廉政公署,肃清政府部门严重的问题;成立消费者委员会遏制价格通胀,也许是意识到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从1974年开始,港英政府针对香港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态度强硬彻底,一改过去对香港经济不干预的温和姿态,尽管当时股灾影响深远,但1974年香港经济获得增速14.3%的强劲增长。




3.


1974年应算是香港近代史上的一个分水岭,在此之前,香港只是一个普通城市,在此之后,香港鱼跃龙门。希思的访华更是给香港忐忑的未来暂时吃下一颗定心丸,11月,足球队第一在香港打友谊赛,结果以5:2战胜港联队,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在英国政府主导下,内地与香港的关系开始热络起来。


也正是港英政府的一系列举措,让香港人一改对英国殖民政府的看法,对香港社会产生归属感,今天站在侮辱的90后们,对于这段历史渊源与前因后果早已没有感同身受。


香港学者吕大乐曾分析过香港人特别的殖民情怀,作为一个本身没有资源的城市,英国需要的是香港港口的地理位置,所以不存在其他殖民地那种残酷剥削、奴役、被掠夺的血腥过程,未出现过宗主国及其附属商业利益需要征用大量劳动力强迫劳动的需求。


而香港人之所以能躲过殖民者的残酷奴役,恰恰是因为它面向的港口定位,这不是英国人仁慈,只是物尽其用的需求所在。英国人对香港所做的一切,背后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市场。,自然不会错过70年代末做多的机会,正如今天第一个加入亚投行一样,30多年前,英国也是第一个向打开外交之门的西方国家!香港作为这一战略的棋子,宿命早已跟休戚相关,一个与母地恩断义绝的香港并不会在这个世界找到安身立命之处。


《中英联合声明》距今已签署32年,《香港基本法》也已颁布了26年。直到今日,香港人却依然还在纠结“我是什么人?”这一份挥不去理还乱的纠结“得益于”英国人在签订联合声明之后对香港人进行的民主速成教育。


殖民香港近150年的英国人从来不在香港谈民主,却在签署联合声明的当年,1984年,发布《代议政制绿皮书》,建议尽快开始香港立法局的选举。次年,选举以间接方式举行。1991年,香港第一次进行部分议席直选,56名议员中有18人直接由选区公民选出。短短7年,香港人走过了英国人用了近百年才实现的民主进程。


1992年,彭定康接任港督,快速扩大直选范围,增加港人民主权利。方案中包括将行政与立法两个部门分开,让行政部门成为一个非型的机构,推动精英治港,从1901年开始,港英政府就将教育经费和资源集中提供给少数上层华人子弟,为“远中亲英”的精英治港储备人才,1995年的立法局成为香港有史以来第一届完全由选举产生的立法机构。英国人用10年时间给香港社会留下了一个无源之水的民主种子,并在没有实体经济支撑的基础上为香港吹起了一个巨大的经济泡沫,最后连索罗斯都看不下去了,全球仅有香港全凭服务业实现人均GDP超过4万美元,楼价更是一时无二。一方面,经济畸形发展,另一方面,社会财富猛增,早已注定香港未来的经济发展不可持续,而衰退的后果自然会由1997年接手香港的内地政府承担。



别人是前人种树后人乘凉,但是英国人早就熟练于前人挖坑后人扑街。作为殖民地埋雷小能手,、从的遗留问题到犹太人与巴勒斯坦血海深仇,整个英国殖民史就是一部帝国埋雷史,英国每放弃一块殖民地就必然会埋下一颗雷,概莫能外。


香港回归前十余年的民主速成教育如同一针剂量猛烈的刚性毒品,,自由化的趋势背后是文化事业的突飞猛进,如同经济泡沫一样,社会文化领域的泡沫在不断吹大的过程中发出绚烂光彩,整个八九十年代香港文化输出登峰造极,确实得益于这一波自由思潮的厚积薄发,然而因为这背后的动机不纯,则毒品终究不会变成补药,,受害的又岂止是民主本身?


香港学者谷淑美曾说,港英政府通过对香港社会意识形态的倡导和对某些媒体的授意,、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对立,同时通过把香港的现代化发展与当时内地相对滞后的乡土景象相对比,塑造出一代新港人的本土意识。这也为今日香港人与内地人的情感对立埋下伏笔。


4.


过去170年,香港与世界、与、与英国,甚至与香港本土的恩怨情仇交织并结,使得香港人对香港的认知以及对自我身份的认知犹如一个魔方,一体多面、色彩斑斓、矛盾复杂,动一块则面目全非,易乱难顺,当初为了求财求平安南下香港的那些大陆人今天也不得不面临没有退路的结局。


从七十年代初经济开始发力到今天,香港GDP增长超过43倍,但香港除了房地产巨鳄,至今没有诞生过一个类似于波音、微软、华为、腾讯这样的实业巨头,依靠特殊地理位置,利差、汇率差、各种游资获利,爆炒可以炒作的一切,甚至包括明星闪卡,香港的财富之城一直都建立在流沙之上,全球与内地经济稍有风吹草动,香港经济就如无根浮萍上下波折。如同西门大官人也终有的一天,香港经济走到今天这一步,早已内功耗尽,精气西流。


、满是癫狂”,、经济、社会又何尝不是如此!香港是独一无二的香港,香港所面临的问题同样是独一无二的。让过惯了横财就手生活的香港人脚踏实地,如同让戒毒一样难,全世界最高的楼价、最拥挤的生活空间、、最难以调和的社会心态、最扭曲变形的经济结构,难道仅靠咒骂母国,蝇营狗苟,就可以解决吗?


作为一个看港片长大的人,我对香港之爱并不亚于港人,正如大部分广州人说起香港都暗自叹息,好啲啲一个地方点解搞成哽?

 

很多年前,王家卫评价金城武时说,“他很出色,但为什么不红?因为香港人把他当台湾人,台湾人把他当日本人,而日本人则把他当人,反正都不把他当自己人,他当然不容易红”。这句评价正是香港当下所面临的关键问题,也就是黄子华24年前提出的那个问题:香港人究竟是乜人?如果找不到身份认同,就无法认清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也就意味着找不到可借力之地,浮于海角的香港又如何绝地反击?


2016年上半年,香港特区实际GDP为11242.62亿港元(约合人民币9900亿元),同比增长1.2%,一河之隔的深圳上半年GDP8608.88亿人民币,增速高达8.6%,尽管今天的香港在竞争力上仍有优势,但倘若依然捧着英国人留下的剧本不务正业唱歌仔,待到优势尽失再想逆转乾坤恐怕就要难如登天了。


解铃还须系铃人,过去170年通过与内地差异刷存在感的香港人想要重新拥抱未来,轻装上阵、审时度势,放下历史包袱与纠结,以务实、务实再务实的态度来为香港未来负责,或许可为香港杀出一条血路。


1841年香港开埠,一个国家的伤权辱国之痛换来了一座城的命运扭转,偶然诞生的美好并不意味着必然永存的未来,倘若不能知天命、顺时势,终将是“一生负气成今日,四海无人对夕阳”。


香港,好运!


更多交流,请加本号小编微信(ID:tttmoney7)


欢迎关注下列微信号:


财经韬略

以独立、个性的视角带你体会不一般的财经观点。欢迎关注“财经韬略”!

微信号:tttmoney8




↑↑↑长摁二维码看看


深圳看房团

我们是勤奋、专业的“楼探”,为你在深圳购房、租房提供帮助

微信号:ihouse0755

↑↑↑长摁二维码看看


读懂财富

陪你聊聊投资理财的那些事儿。欢迎关注“读懂财富”!

微信号:guide0755


↑↑↑长摁二维码看看


财经主张

为你做资讯的减法,更少的阅读,更多的收获,欢迎关注财经主张!

微信号:tttmoney9


↑↑↑长摁二维码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