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信息网

证监会表态严厉打击非法期货活动 行业乱局考验监管

来源:hexun_futures    发布时间:2018-02-03 15:32:35

hexun_futures

我们把微信做成了“搜索引擎”,回复关键字即可阅读相应文章。

现已开通品种系列、金融系列、人物系列、交易系列、周末系列。赶快回复“目录”索取吧~

其余将陆续推出并实时更新,敬请关注。

和讯期货

  

内容综合自一财网\和讯网


12月3日,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在第十二届中国(深圳)国际期货大会上发表讲话时指出,今年初以来,我国商品期货市场出现了部分期货品种价格迅速上涨、价格波动较大的情况,引起各方关注。究其原因,既有国内供需基本面短期失衡的因素,也有国际汇率波动的因素,当然其中也有一定的投机因素。

同日,方星海副主席表示,近期非法和变相期货活动在全国各地有蔓延的趋势,证监会将配合公安等部门予以严厉打击,决不手软。这是近两年来监管者首次对猖獗的场外非法期货交易发出强烈监管信号。

  

  近年来,炒白银、炒原油等违规交易模式在全国涌现,由于现货交易处于金融监管的真空地带,不法金融欺诈行为愈演愈烈,参与者逍遥法外,投资者维权步履维艰。 

  监管姿态强硬

  方星海在第12届中国(深圳)国际期货大会上公开演讲称,将严厉打击非法和变相期货活动,当前我国防范金融风险的任务很重,在已经发生了众多P2P网络贷款风险之后,决不能再发生大量的非法期货风险,给人民群众的财产带来巨大损失。

  方星海提及的非法和变相期货活动是指近年来在全国各地涌现出各式各样的贵金属、大宗商品交易。一些交易所打着白银、原油、沥青等品种的现货交易为旗号,采取了类似期货交易模式,违背市场规律,牟取短期暴力,呈现出野蛮生长的势头。

  这类交易中,从业人员通常宣扬高收益低风险吸引投资者,再利用与投资者对赌、收取高昂手续费和操纵价格等手段,造成投资者短时间内巨额亏损。

  据生意社不完全统计,截至今年3月,全国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市场共有1570家,其中交易较为活跃的约有70家。另据国信证券统计,去年我国大宗商品现货市场总交易量接近29万亿元,预计2016年总交易量将突破43万亿元。

  据公安部网站披露,今年11月28日,公安部与证监会在深圳联合举办了证券违法犯罪案件执法培训班,打击证券犯罪。公安部正式确定了在辽宁省、上海市、重庆市、山东省青岛市、广东省深圳市五地设立证券犯罪办案基地。

  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负责人介绍说,近年来我国经济犯罪形势较为严峻,特别是证券、骗税等专业领域大要案件频发,影响范围广、涉及人员多、社会关注度高,其中个别案件甚至有地方保护主义的干扰,侦办及处置难度极大。

  他表示,在此背景下,公安部研究确定五个证券犯罪办案基地,专门承办特别重大经济犯罪案件及相关工作任务。这不仅可以有效地压缩警务指挥层级,提高指挥协调的精准度和实效性,而且有利于整合优势警务资源,提升对专业领域经济犯罪活动的集群打击和立体打击成效。

  目前,对地方交易所的监管工作主要由当地金融办负责,在国家层级尚没有主管部门。根据证监会2013年111文和相关问答,地方证监局有职责对各类商品现货市场及其代理商进行非法期货交易进行认定,但是只接受地方有权部门的认定申请。并且,证监会出具的意见,仅供有权机关参考,不能代替其依法作出的认定结论。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大部分地方现货交易平台都采取了被证监会定义为非法期货交易的交易模式,包括标准化合约、集中连续竞价交易、匿名交易、做市商制度等等。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周振杰认为,从刑法角度看,“贵金属、原油现货骗局”中,参与欺诈的人员可能涉嫌诈骗罪、合同诈骗罪和非法经营罪。

  他向记者表示,不具有贵金属期货交易资格而诱骗投资者交易,并通过操纵交易数据进行虚假交易,骗取投资者财产,构成诈骗罪。其次,“现货骗局”通过签订投资理财协议实施,构成合同诈骗罪。第三,“现货骗局”本质上是非法期货交易,而从事期货交易需经过证券监管部门批准,因此行为人可能构成非法经营罪。

  “一放就乱”考验监管策略

  11月25日证监会例会上,证监会发言人在回应本报提问时表示,目前由证监会牵头的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会同有关成员单位,部署各地对地方交易场所进行摸底排查。记者还了解到,上月以来,国家统计局在全国开展大宗商品交易平台核查工作,要求各地区统计局开展辖区内的大宗商品交易平台名录整理和核实工作。

  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资深金融律师潘卫平告诉《第一财经日报》,“监管者的表态是对滥用金融创新的反思和修正。由于我国诚信体制没有建立起来,金融创新步伐过快有可能拔苗助长。”

  他指出,由于目前我国金融管理存在条块分割、九龙治水的局面,因此容易导致部门利益、集团利益阻碍监管现象。证监会本轮牵头摸查,说明监管者对地方性交易平台的管理思路将会越来越清晰,我国金融集中管理地方交易所的局面即将形成。

  一位接近中部城市地方政府金融办的人士告诉记者,“金融办管(地方交易平台)起来很为难。一方面专业班子都在一行三会,金融办人手有限,说白了就是一个沟通协调部门,主要工作是争取到好政策落地促进地方金融发展。另外,政府也会参与地方交易平台,设立新平台有本地国有企业入股。”

  他认为,对金融要素市场的监管,证监会应当参与,具体现货的行业主管部门也应该参与进来,仅靠金融办监管力量,可能对大宗商品还摸不清楚。

  业内人士判断,近期证监会系列表态将为对非法期货活动的系统性、常态化监管铺路。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对地方交易所进行中央集中化常态监管并非易事,并且也容易造成新的寻租空间。

  北京工商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胡俞越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如果由中央政府直接进行监管,工作量是浩繁巨大的,而且形成新的政府背书关系,存在涉租和寻租的空间。而且在2011年38号文全面清理整顿后,地方交易平台不仅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为逃避监管衍变出来的新骗术大行其道。

  最近一次对现货交易平台的运动式监管是在去年8月。证监会发布了《贵金属类交易场所专项整治工作安排》,联合相关部门在全国开展新一轮整治,覆盖贵金属交易场所的宣传推广、管理经营、平台交易软件提供、银行居间服务及交易场所审批、完善监管体系等多个方面。

  胡俞越指出,“现在地方平台多如牛毛、水又脏又混,谁也说不清现在到底有多少家交易所,哪些是非法的。这次统计部门就是要先把家底摸清楚,然后采取下一步监管策略。”



版权声明:和讯期货除发布期货市场行情评述、行业要点解读等原创文章外,亦致力于优秀财经文章的交流分享。部分文章推送时若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并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