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信息网

新书摘选

来源:kluomai    发布时间:2019-07-28 11:09:52


新书摘选。


新书里面,最钟爱的一个短篇,是《小哥是条狗》。记得写完这个故事,久不能自已。来大理之初,从朋友处听到这故事。一个人,还有一只狗。后来认识了文章的主人公,从当事人嘴里听到故事的原本,似乎显得更残酷。但我却又在故事的最后,看到了人性中一些光辉的东西。
 
一个男人在宠物医院里,救下一只即将被安乐死的小病狗。他为它花钱治病,它将他当爸爸一样依赖着。后来男人的妻子怀孕。很多人错误地认为,怀孕时不能养宠物。于是他将这只陪伴了他多年的小狗抛弃了。狗得了狂犬病,却仍怀着一丝清醒,回来找他……最后,他亲手将小狗推向死亡……
 
很多人的心中都装着一份遗憾和后悔。是这些,让人成长。而成长,不过是一个不断直面生命疼痛的过程。眼泪不是无用的,它至少能让我们回忆起曾经微笑的模样。
 
谢谢你,愿意珍惜陪伴在身边的每一个人。
 摘自新书《我愿与你浪迹天涯》
之《小哥是条狗》

 ……

       小哥两岁时,小凡和罗贝已经同居在一起。有一天,小哥嗅出了罗贝肚子里的异样。罗贝怀孕了。
       小凡蹲在小哥面前,摸摸它的头说:“小哥呀,我要当爸爸啦。” 
       小哥比小凡还高兴,围着罗贝不停地撒欢,整个身子蹦成马戏团的火圈狗。
       小凡和罗贝准备回老家领结婚证,所以暂时把小哥寄养在一个开客栈的朋友那里。
       两个月后,办完结婚酒席回到大理的小凡才知道,小哥丢了。

       开客栈的朋友这样向小凡解释:小哥一进客栈就表现出绝对的反感,经常叫,吵得一整个客栈的人都没法睡。早上放它出笼子,它看见人就咬。一次,把一个小孩咬伤后,朋友不得已将小哥放出了门。他听说过小哥的聪明,心想它在外面一定会生活得很好......
       小凡还没听完,直接一拳打在朋友的鼻梁上。

       罗贝在一边轻轻地说:“丢了,就算了吧......” 
       小凡没在意罗贝这句话。他找了小哥一个星期,整个古城的墙面上全都贴着白花花的“寻狗启事”。
       最后,小凡垂头丧气地回到家里,发现小哥坐在两家院子中间的屋檐滴水处,浑身被泥裹了一层黑石膏。
       他惊喜地叫出来:“小哥!”
       小哥也咧着嘴,尾巴兴奋得都要摇断了。

       小凡正准备把小哥带进门,罗贝却把门一掩,不让小哥进,理由是她刚在网上看了一篇帖子,说怀孕的人家里不能养狗,否则孩子容易得病。
       小凡说:“那都是假的!有无数案例证明,孕妇家里养狗不会有事!” 
       罗贝把平板电脑搁在小凡面前,上面一行行字全都说明小凡所举的案例是伪证。
       他们大吵一架,结果为了让罗贝保持愉快的妊娠心情,小凡妥协了。
       小哥裹着一团泥,坐在门口“嗷嗷嗷”地呜咽。

       小哥坐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小凡陪罗贝去产检。小凡冲小哥眨了一下眼,意思是让它趁机赶紧进屋。罗贝却将门一把锁住,绝不给小哥任何溜进家门的可能。
       小哥坐在门口,不肯离去。它不懂为什么,才几个月时间,它就沦落成彻彻底底的孤儿了。
       尾巴伤心地慢慢摆动,它尾随在小凡和罗贝身后。它望着他们坐上一辆车,车子扬起巨大的烟尘。烟尘里始终有一条奔跑的狗,从黑色跑成灰色。

       小凡和罗贝产检完回到家,看见小哥先于他们,笔直地坐在家门口。见他们走近,小哥挪挪屁股,往前蹭蹭,头昂得高高的,脸上是孤儿那种夸张的、放大的讨好。
       它越来越能觉察罗贝的冷漠,懂事地趴在门口,不再有进屋的想法。
       第二天,小凡和罗贝去饭馆,小哥仍跟着。
       第三天,小凡看见小哥薄了一大圈,而他偷偷放在门口的食物,它一口也没动。小哥以此向小凡表明它的心痛,和它厚重的哀伤。
       小凡说:“小哥呀,你好歹吃点吧。”小哥在他的抚摸下,舔几口剩菜,然后又毫无食欲地趴回地上。
       小凡叹了口气。屋里的罗贝叫他,小凡关上门,隔着一寸大的门缝,他看见从小哥悲恸的眼睛里淌下了泪水。

       几天后,小哥彻底不见了。小凡总是想起两年前的那一天,他路过宠物店时,看到落地玻璃上映出小哥哀伤的身影。他把它救出了地狱。
       而两年后的今天,他又亲手把它放回了地狱。 

……
 
       几个月后的一天,小凡从医院回家。罗贝的预产期就在这两天,他像往常一样, 等罗贝睡熟后就回家给她做午饭,再送到医院来。快到家门口时,他听见警车拉着警 笛,响了一路,爱看热闹的村民纷纷从屋子里跑出来。他拦住一位村民,问道:“怎么了?”
       “听说有只狗得了狂犬病!” 
       
       挤进围观的人潮,小凡看见一辆警车正撵着一只飞奔的狗。
       狗从人潮里冲过,突然在小凡身边停了一刹那。
       也许还不够一秒,但小凡知道,它在他身边停了这一刹那。 

       他看见这只狗双眼通红,嘴周不断溢出浓稠的口水,毛发裹着泥,根根乍立。这完全是一只杀红眼的狗:它夜里闯进村民家,把鸡窝里的鸡全部咬死;白天在古城对同类 行凶,为流浪狗日益变多的人民路减轻负担。村民好几次都没逮住它,因为不知道它躲在哪儿。
       它原本是一条乖顺的金毛狗。金毛狗原本是最乖的一种狗。
       派出所出了两车警力,最终在水库的灌木丛里发现了红眼金毛。有人说它围着大理州跑了个遍,不知道是在哪儿染上的狂犬病。
       
       小凡见它朝着家的方向跑去。跑到家门口,它突然刹住脚步。
       它缩在那儿,嘴里发出类似狼嚎的吠叫。
       车里的警察下来了,手里拿着一把巨大的铁钳,铁钳后段绑着一根伸长的竹竿。红眼金毛看见他们不怀好意地靠近,嘴里的口水越溢越多,从龇着的牙齿里迸出“呜呜” 的低吼。
       所有人都在它的低吼里猛退一步。
        “弄死它!弄死它!”人群的吼声和它的吼声混在一起。
       
       躲在人群背后的小凡,早已认出它是小哥。

       小凡突然崩溃地蹲在地上,捂着脸痛哭起来。退后的人群为小凡让出空地。
       所有人看见,小哥前爪匍匐在地上,身躯拱着,一副作势扑人的凶狠模样。它看上去,庞大得惊人。
       所有人看见,小凡慢慢站起,朝这只神志不清的大狗走近,轻声唤它:“小哥......小哥......”
       所有人看见,这只疯了的野狗逐渐收拢前肢,表情变得服帖而顺从。从它杀红了的 眼里淌下一滴泪,接着,是一串泪。它也朝小凡走近两步,呜呜叫着,话语里全是被他遗弃后的温柔责备。

       “弄死它!弄死它!”从发愣的人群里猛然冒出两句清醒的提示。
       不用明说,大家都知道了,这只狗的主人就是小凡。愣在一边的警察醒悟过来,将铁钳递给他。

       讨伐的声浪越来越响。但小凡和小哥的耳边在此刻寂静得出奇。鼎沸的讨伐声使寂静越发寂静,全世界就只剩下他们,一个人,还有一只狗。
       “快啊!”一个警察推了小凡一把。
       小哥又变回扑咬的姿势,冲警察低声怒吼。它以为警察要伤害小凡。
       警察又推小凡一把,提醒他快点结束这场捕杀。

       小哥终于发怒了,它的身躯往后短促发力,然后腾空向警察扑来。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小凡用铁钳夹住了小哥的脖颈。
       小哥“嗷呜”一声被压制在地上,身体因为窒息,不断在地上翻滚。它努力抬起眼睛,看了小凡一眼,眼里装满不解和疑惑。
       小凡冲警察吼道:“你行行好,给它一枪吧!” 
       警察可不会为了一只狗,浪费一颗子弹。

       小哥在小凡逐渐猛烈的挣扎里闭上眼睛。血流了一地。它的脸在血泊中突然回到了三年前的婴儿模样,如此乖巧而可爱,似乎它从未曾成长,未曾亲历这一生遭遇过的宠爱与遗弃,美满与悲凉。
       小凡痛苦地放开铁钳。

       只见小哥在地上挣扎两下,竟站了起来,窒息似乎将它体内的狂犬病毒瞬间杀干净了。清醒远远地来了,心痛远远地来了,死亡远远地来了。小哥就拖着那样一副僵直的身躯,轰然倒地。
       它触电般大幅度动弹起来,然后永远归于静止。它睁着眼,视线对准他,嘴角弯弯咧开,像一抹笑。它什么都明白了。
       小凡发出一句非人的惨叫。小凡冲到警察面前,扯着他吼道:“你他妈的,你给我一枪吧!”

       小哥在小凡的吼声里,喷出最后一口气息。地上的沙子轻轻扬起,轻轻落下。小哥闭上了眼睛。它明白了,它什么都明白了,它这只狗和它身边这个人......
       围观的人渐渐散去。
 

……





新书《我愿与你浪迹天涯》

7月20日晚9点,当当网独家预售

7月30日正式上市





特别感谢JWR工作室的小伙伴,为我用心绘制了新书的倒计时图片。

后期会将这组图,制作成明信片,送给一直以来陪伴的读者和小伙伴。

微博搜索:@JWR工作室





以文字为仰望信仰的灯塔

已出版四部作品:《精灵歌》《尘寰》《野人》《小小麦田》

第五本书《我愿与你浪迹天涯》,2016年7月20日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