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信息网

(荣宝斋一)

来源:STX1314888    发布时间:2019-07-12 07:38:48

(荣宝斋一)



在北京和平门外,有这么一处宝地——琉璃厂西街,单听名字就觉得是一不凡之处,在这宝地之上,更有一个宝中宝,它就是具有三百余年历史的“荣宝斋”。据有关史料所载,荣宝斋的前身是松竹斋,始建于清朝康熙十一年(公元1672年),后于清光绪二十年(公元1894年)更名为荣宝斋,至今已有300多年的悠久历史。创办者是一个浙江人,姓张,他最初是用其在京做官的俸银开办了一家小型南纸店。最初由书画篆刻家挂笔单(所谓笔单就是书画篆刻家们经过名家推荐,订出其作品出售的价格标准),松竹斋代客订购,可以从中提成。同时挂笔单的书画篆刻家们又在该店购买纸张笔砚等各种用品、 使松竹斋一笔有很可观的稳定收入。那时琉璃厂内最出名之南纸店,首推松竹斋,因其承办官卷、官折而得名。盖专制承平时代,朝内衮衮诸公无所事事,乃于阅看外省各大吏呈递奏折时,挑剔其件中之破体字及与各种款式之不符者,以为尽心于国事也。大凡臣下呈递折件,字要工楷洪武正韵,尤当谨记本朝历代皇帝之庙讳,与天边皇、背旨、落地臣,种种之避忌。稍有疏忽,即被阅折大臣指出,轻则罚俸,重则降级,是以封疆大吏均皆引以为戒。故对于选用奏折,必须纯洁无疵者为上上品。琉璃厂松竹斋深知奏折关系本人前程者甚大,对于此事十分留心,每一白折必经十数人之手拣选而得,稍有微细之墨迹即打入残货推内,故其价比较他辅昂贵半倍有奇。凡售出者,绝无丝毫毛病,用主买去准可放心。因而各省疆吏,皆知松竹斋货物可靠,由此生意更见发达。

但是,松竹斋的店主毕竟是官宦之家,并不精谙于经商买卖之道。尤其是张家的后代不够争气,经营无方,加之1840年鸦片战争以后,中国的社会经济状况也每况愈下,原来顾客盈门的松竹斋此时竟也濒于破落,到了难以维持的境地。这时的店主人为了将这个信誉卓著的老店维持下去,特意聘请了当时广交京师名士的庄虎臣为经理,下决心弃旧图新、改变面貌。清光绪二十年(公元1894年),将店名改为荣宝斋,取以文会友,荣名为宝之意,并请当时著名的大书法家陆润庠(清同治状元,曾任国子监祭酒)题写了荣宝斋的大字匾额。

解放后1950年公私合营,“荣宝斋新记诞生。后来文化部出资买下了荣宝斋东侧10间门面的大厅及后面的一个四合院,并于当年完成修缮,这样大大扩充了荣宝斋书画的陈列场地。“当时真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啊。”画家、书画收藏家、文物鉴定专家、原荣宝斋副总经理米景扬回忆说,“1956年初冬,扩大了一倍半的营业部开张并举行画展。这次画展对于绝大多数画家来说,可谓是解放之初沉寂多年之后的一次出头露面的机会,北京乃至全国各地的著名画家,无不想把反映几年来艺术上新成就的得意佳作送来展出,如齐白石的牡丹,完全是晚年不求形似之作,却有令人意想不到的艺术效果,定价200元,此画特殊价在当时也令人咋舌。王雪涛首次送来四尺整纸的牡丹,花朵竟达一尺之巨,令人惊叹,当时的书画负责人田宜生向来宾介绍说:‘王雪涛也能画独枝牡丹了……’这句话我当时没听懂,现在想起来一定是说他整幅画只画了一株牡丹吧。后来,王老的牡丹著称于世,此幅牡丹是他首次震惊画坛之作!记得当时东墙挂了一幅徐悲鸿画的《水牛》,上题‘牛饮’。老舍先生来了,站在画旁一边欣赏,一边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边点烟边说:‘这张画应该挂到酒铺儿去。’引来哄堂大笑,其情景我至今历历在目。”

作为文化企业,历代的荣宝斋经营者并不把销售额和经营利润当作首要目标。保住荣宝斋这块金字招牌,弘扬传统文化的价值观念,已经融入到每个员工血液中。为了保护大批的艺术品和文物,荣宝斋收藏了大量宋元以来古代名家的经典作品,也有张大千、齐白石、范曾等当代近代的名家名品。荣宝斋的宝贝除了书画藏品,大田黄、文房珍宝收藏也颇丰:有明代的程君房的百子图墨,清代金漆五彩毫宫笔、宫廷用纸、水晶印泥盒等等,特别是藏有重4275克的田黄石,堪称世界之最。

  收藏这些无价之宝占压了很多资金,对企业来讲,资金流动受阻,对企业的生存、发展肯定有一些影响。

  然而,荣宝斋并不是市场经济的“弃儿”。改革开放后,荣宝斋根据自身特点调整和适应了自身的发展需要,开展投资经营和资本运作,经销古今书画家的真迹或木版水印作品,供应文房四宝,提供装裱、加工修复等业务。其下属荣宝斋出版社、荣宝艺术品拍卖公司、荣宝斋画院、服务公司亦为书画家们创作和繁荣书法绘画艺术、增进国际文化交流做着贡献。

  良性的发展,让荣宝斋近几年在经营收入、效益上逐年稳步增长。在改革开放30年来,效益始终以每年5%至10%的速度递增。每年数千万元的利润虽然不多,可荣宝斋的资产总量却在以惊人的速度增长。长期以来,荣宝斋收藏了大量的各类文物和艺术品,这些收藏是整个中华民族的珍贵财富,现在估价应该在5亿至10亿元,成为荣宝斋以及中华民族不可替代的财富。


 20世纪50年代以来,到北京来的外宾,不管是国家的贵宾,还是普通的旅游者,都把参观荣宝斋当作北京参观旅游的重要内容之一,和长城、烤鸭并列为北京三绝。60年代初期,荣宝斋被外交部、“对外文委”、“对外友协”等部门确定为外事活动中客人参观的重点场所之一,接待了越南国家主席胡志明、丹麦女王玛格丽特及亲王、美国国务卿基辛格博士等世界政要及名人。60年代初,陈毅曾说过这样的话:“荣宝斋几乎天天接待外宾……咱们国家无论哪个出版社出版的刊物,外国人都不准入境,可荣宝斋却例外,它出版的书画、刊物能堂堂正正地进入许多国家。我们可不要小看荣宝斋,它可为统战部、外交部、‘对外友协’做了不少工作。我陈毅是很感谢荣宝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