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信息网

为了两万块钱,我妈把我卖给了一个死人…

来源:wnd233    发布时间:2019-07-28 06:56:33

大家有没有被父母逼去相亲的经历?我叫邱小寒,大学毕业之后在外闯荡了一年工作没有找到,钱也花光了。

 老妈打电话让我回了老家,说是给我找到了一份工作,我马不停蹄的赶回了家乡,还没有喘上一口气,居然就被我妈逼着去相亲。

 感情给我找到工作这件事情就是来骗我回来的?

 我心里堵着气不想去,但是我妈不管说什么都让我去看一看,说对方家境好,镇上的房子就有好几套,而且模样也长得俊,反正就把对方夸得天上有地下无的。

 我不耐烦的接了一句,对方既然又帅又有钱还需要相亲找对象吗?结果我妈被我一句话堵死,但我还是得去相亲,不管能不能成,这必须要去,我惊讶于我妈态度的坚决,不过还是去了。

 那天我到了约定的地点早早的等着,但是却没有想到没有等来男方,到是把男方的家里人给等来了,那是一个穿着黑裙子的老太太,五十多岁的样子,穿的雍容华贵,不过眼神有些阴冷,旁边还坐着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

 自称是男方的妈妈和妹妹,替他哥哥来相亲的,当时我就笑了,活了那么大第一次见到妈妈和妹妹帮着来相亲的,吃完饭之后,那个一直寡言少语的老太太要了我的电话,说后面让他儿子联系我之类的话,我本来不想给的,但大家都是一个镇上的,我要是这边不给面子,我妈回去准骂死我。

 走之前那个妹妹对我说他哥哥对我很满意,期待下一次见面,我心想根本没有见她哥,怎么满意的?难道那个男的一直在周围偷窥吗?

 回去之后我总感觉怪怪的,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还把这事给我妈说了,结果我妈脸色古怪的看了我一眼,说我想多了,现在父母帮儿子选媳妇的大有人在,何况人家条件那么好,挑剔也是应该的。

 结果当天晚上睡觉我就感觉不舒服,迷迷糊糊之间感觉自己坠入了一口冰冷的井里面,那个井口离我越来越近,我的脸距离那入死水般的水潭不过几厘米的距离,黑暗里一双湿漉漉的手从水里伸了出来掐着我的脖子就把我往井里面拖。

 我拼命的挣扎都没有作用,只能死死的咬着牙,就在这时黑暗里面出现了一张脸,一张异常苍白的脸,五官长得怎么样我没有细看,我只看了他尖尖的下巴处有一颗小小的痣,他伸出双手就将我从井里面捞出来,其余的话什么也没有说。

 一连六天我一直重复做着那个被拖下井里面的梦,每次要溺水而亡的时候,一个下巴上长着痣的男人就会出现将我从井里面拖出来,和前几次一样他什么话都没有说,但是这一次我却忍不住开口问他是谁,为什么救我?

 他身影停顿了一下,在梦里面看着我诡异的笑,半响才道,明天中午十二点,十字路口你就会见到我了。

 第二天醒来之后我和前几天一样梦里面发生了什么完全记不清了,被子上面也是湿漉漉的,但是唯独记得那个男人说的话,今天中午十二点,十字路口见。

 我准备把这事情告诉我妈,却发现我妈这两天老是不在家,不但如此还早出晚归的,我问起来她就说去亲戚家串门去了。

 我根本没有把梦里的事情当真,直到快到十二点的时候我的手机突然响起,一条短信发了进来,十二点钟,十字路口,不见不散。

 我想到昨晚做的那个梦,心里扑通扑通直跳,怎么会那么凑巧!我赶紧按照这个号码回拨了过去,却没有想到这个号码居然是个空号!

 这下子我感觉到不对劲了,距离十二点还有二十分钟,我在家里面坐了一会眉头一直在跳,终于我下定决心去十字路口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还真的不相信,梦里面的那个男人会在现实中出现!

 这已经是七月天,炎热的太阳能把人嗮晕,我四处打量也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男人,焦急的等待着,很快时间就指向了十二点,十字路口除了有几辆车开过,而什么男人都没有。

 我笑自己犯傻,做个梦都相信,正准备穿过红绿灯回家,却没有想到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摇摇晃晃的开来了一辆白色的车,那个车头放着一个花圈,花圈中间写得有个冥字,此刻正朝着我开了过来,我呆呆的看着那辆车,刹那间,双腿仿佛灌了铅一样,根本无法移动。

 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那辆驮着花圈的灵车离我越来越近!

 因为我发现那辆灵车的驾驶室根本就没有人!是空的,根本没有司机!

 时间在那一刻仿佛停止了,我心脏开始剧烈的跳动,就在我感觉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一双手突然把我从马路中间拉到了路边,而那辆朝着我冲过来的灵车却直接撞倒了路边的电线杆。

 我回头一看,却发现拉我的人居然是我妈,此刻她脸色难看得很,盯着我说道:“你没事站路中间干什么,嗮糊涂了吗?”

 我颤巍巍的指向了路边那辆灵车,此刻那辆冥车彻底熄火,有人从那车底下扯出来一具尸体,那是一具裹着白布的男尸,我凑上前一看,发现那白布下面有一张英俊的脸,可重点不是这个,而是那个英俊男人的下巴处有一颗小小的黑痣,和我梦里面的那个男人的痣一模一样!

 那瞬间感觉身体坠入了冰窖一般,而此刻时间正好指向正午十二点,梦里的那个男人居然是一个死人!并且以这种方式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妈二话不说的就把我往家里面拉,问我怎么会跑出去的,我却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恐惧的将我这几天做的梦告诉了我妈。

 结果我妈听了之后,脸色大变,半响才瞪了我一眼道:“巧合而已,谁让你站马路中间的,对了,前两天给你介绍的相亲对象联系你了吗?”

 我妈突然转移话题,我的心还剧烈的跳动着,许久才缓过神来道:“你说那个让家人来和我相亲的人家吗?”

 我妈说就是那家,那家人给我妈打了个电话,说是让我妈和我一起去他们家玩,我听完之后觉得有点古怪,我根本就没有和那个男人见面,这就被邀请去他家,不是很奇怪吗?

 但不知道我妈为什么对这件事情非常热衷,还让我好好打扮一下,而她自己却有些神色慌张的进了屋子,我明显的感觉到了不对劲,我妈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

 我换好衣服之后就来到我妈的房门前,我爸前两年在工地上被钢筋砸到去世了,这两年是都是我妈一个人供养我上大学,我谅解她的不容易,所以她让我回老家,我也马不停蹄的回来了。

 结果我刚刚走到门前,就闻到了我妈屋子里面的一股怪味,那是一种香火和什么东西腐烂了掺杂起来的味道,我俯耳一听,居然发现我妈好像在屋子里面和别人说话,她说道,你放心吧,这事我一定办好,。

 我轻轻的推开门,以为我妈是在和别人讲电话,可是却没有想到她背对着我站在一个空白的墙壁说话,手上根本没有拿手机!我吃了一惊,这两天遇到的事情实在是太奇怪了,先是路边那辆冥车,然后我妈又在房间里面自言自语!

 我妈出来之后见我站在门口,脸色不好看的训斥道,你傻站这里干什么,走吧,人家打电话来接咱们了。

 我偷偷的用余光往屋子里面看去,发现里面有一个火盆,里面好像烧了什么东西,我妈到底在干什么呢?

 我一言不发的跟着我妈出了门,结果发现门口果然停着一辆车,我妈拉开车门将我推了进去,车子开着一路无话,但是我却看到车子从镇上开到了镇外边,我不由奇怪的问道:“我们什么时候才到啊?”

 我妈让我放心吧,很快就到了。

 果然车子开了十几分钟之后就停在了一辆修建漂亮的小楼底下,这小楼是复式的,现在农村很流行这样的房子,我妈去敲了门,很快门就打开了。

 是上次和我一起吃饭的那个老太太,她见到是我,顿时脸上笑了笑,亲切的将我给拉了进去,我妈跟在身后,脸色黑沉沉的,也不吭声。

 进了屋子我顿时感觉到周身都浮现出一股凉意,感觉一双冰凉的手指头不经意间爬上了我的肩头,我猛地回头一看,却发现我的背后一个人也没有,我妈站在旁边,已经去和那个老太太客套去了。

 那个老太太让我自己顺便参观一下,自己拉着我妈到了厨房,两人似乎是在说着话,我觉得这个屋子里面特别阴森,这个屋子里面的采光特别不好,而且屋子里面的灯也很暗,但是总得来说装修得很不错,偏欧式的那种风格。

 我随意的站着看了看,却偶然看到一扇房门大开着,而那门里面有个黑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看起来像是在注视我的方向。

 难道就是那个相亲的男人?躲屋子里面干什么,难不成害羞啊?我大胆的走了过去,可刚刚走到门口一股冷风就从我的衣服里面灌了进来。

 我浑身打了一个激灵,但却不是因为这个,而是此刻我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血腥味,低头一看,发现一串血滴从脚底下的木板一直延伸的房门里面,而且我还隐隐的听到门里面,发出的咕噜咕噜的水声。

 我控制不足自己的好奇心,推开虚掩的门走了进去,一推开门才发现这是一间卫生间,里面的空间很大,可是却没有一个人,迎面放着一个白色的浴缸,而我脚下的血滴一路延伸到那浴缸的边上。

 此刻那浴缸的方向依旧传来咕噜咕噜的水声,我缓慢的移动脚步走了过去,却惊骇的发现那浴缸里面侵满了一缸子的血水,一双泡白的血手正漂浮在那浴缸上面!

 我吓得大叫一声,可是却没有想到脚下踩滑,直接朝着那泡着血水的浴缸栽了进去,就在我的头即将栽进去的时候,我看到了那双泡白的手从水里面伸了出来直接掐住了我的脖子,把我往水里面拖。

 这不就是我梦中的场景吗?难道我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了?

 我死命的挣扎尖叫可是都无济于事,就在我要下一刻就要窒息的时候,我在血水里面看到了一张苍白的人脸,那是一张十分英俊的人脸,他睁着无神的眼睛静静的打量着我,许久才看着我,嘴角轻扯了一抹笑意。

 他笑得同时,我却看到他下巴处那颗小小的痣,这竟然是我今天在十字路口遇到的那个男尸!

 我吓得不由之主的呛了一口浴缸的血水,可他却笑眯眯的伸出细长白净的手,拍了拍我的脸蛋,我恍恍惚惚的听到他说。

 “你要是现在死了,可就不好玩了。”

 然后猛地用手将我从浴缸上方推了出去,我跌倒在地,顾不得摔疼的屁股,爬起来就冲了出去,一边慌张的尖叫的冲到了厨房,想去找我妈和老太太,想告诉他们这个屋子里面闹鬼!

 可是当我冲到厨房的时候,却发现根本就没有人!我妈不见了,那个老太太也不见了!

 我四肢冰凉的站在原地,一股凉风像一双婴儿的手一样轻柔的爬上了我的脖颈,可是身体却无法动弹,我又听到了那咕噜噜的水声,低下头便看到自己的脚边不知道从哪里侵满了水迹,那水像一条水蛇一样从地上爬上了我的小腿,宛如藤蔓一样将我死死的缠住!

 心脏距离跳动,我感觉自己呼吸困难,就在我快要被吓昏过去的同时,耳边又传来了一个男人的恶劣的嗤笑声,似乎是在嘲讽我的胆小。

 我强忍着恐惧,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为什么为什么要害我?”

 我根本没有想过这个鬼会回答我的问题,但是却没有想到他回答了!那缠着我的水蛇松开了渐渐的从水里面站出来了一个男人的身影,也就是之前我在梦里,在十字路口,在浴室里面看到的那个英俊男人!不不,应该是男鬼才对。

 他冷幽幽的道:“不,你错了,我没有想杀你,我是在救你。”

 救我?我欲哭无泪,救人是这个样子的吗?

 我道:“鬼兄弟,你行行好,你放过我好不好,我回去一定给烧香烧纸钱,让你过得舒坦。”

 他却眼睛也不眨的扫了我一眼,然后将那张苍白的过分的脸凑近了我,他的眼瞳里面有一股水雾,但是双眸晶亮,而我此刻却在他的眼瞳里面看到了披头散发的自己,而我的眼睛鼻子却缓缓的流出鲜血,比起他来,我此刻更加的像一个厉鬼才对!

 我啊了一声,恐惧的捂住了自己的脸,吃惊的去摸自己的眼睛鼻子。

 他却冷笑道:“看到了吧,你马上就要死了,按照我说得去做,不但可以让你逃出这栋楼,还能够救你一命。”

 我浑身打着摆子,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只能下意识的喃喃道,要怎么做?

 可就在这个时候,大门突然被敲响,面前的男鬼突然如一滩水一样的化了下去,飞快的退回了浴室,可我的耳边却传来了他阴冷的声音。

 “今晚半夜十二点,最后一次机会,拦住我的冥车,对我的尸体吹一口气。”

 说完之后他就消失了,而门也突然被打开,我妈和那个老太太走了进来,却看到我瘫倒在地上,赶紧过来将我扶了起来,那个老太太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根针,刺入了我的虎口,我顿时呛了一下,一口浊气吐了出来。

 整个人才彻底缓过来,我恐慌的抓着我妈的衣服说道:“你们刚刚去哪里了,这个屋子……屋子里面有鬼!我看到的!”

 我妈愣了一会,看着我说道:“你胡说什么呢?哪里有鬼,你这孩子这两天魔怔了吧!”

 我站起来道:“妈,你相信我,我是真的看到的!那个鬼就在浴室的,不信你们看!”

 我带着我妈他们走进了之前我去的那个浴室,可是却发现那个浴室的大门怎么也打不开,而且门上挂了一把生了锈的铁锁,这是怎么回事?

 正在我疑惑的时候,我背后的那个老太太走了过来,看了我一眼,笑道:“孩子,这个你肯定是看错了,这个房间我们好久都没有用了,平时用来堆一些杂物,怎么可能有鬼呢,你看看,这锁都生锈了,里面没有东西的。”

 我透过那扇门似乎又看到了之前那个男人,他静静的站在门里面,看着门外边的我们冷笑,我知道,如果我再纠缠下去,怕是没有那么容易离开了,我回头看了一眼全身黑衣的老太太,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这户人家太怪异了,不是我该待的地方!

 我不由分说的拉着我妈就走,生怕沾上一点鬼气,我妈不明所以,走了之后还骂我不懂礼貌,我顾不得懂不懂礼貌了,这个屋子就是鬼屋,说不定那个老太太和妹妹都是鬼!如果我再不走,那个男鬼怕是要纠缠着我不放了!

 回去的路上我越想越害怕,为什么那个鬼会在这个屋子里面?为什么要缠着我?还有我妈这几天这么奇怪,她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好像仔细想想,这些诡异事正是我和那个老太太一家相亲之后遇到的,难道我这次回来相亲其实就是在和鬼相亲?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查看更多后续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