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信息网

再见二丁目 ——给我们的情书

来源:haosanba    发布时间:2019-07-21 17:51:28

这个城市的七月开始进入酷暑,十点下了日语课,袭着夜色,我走过12年前我们常走过的那条路,看着换了或者没换招牌的店,这座我离开10年的城市,在最亲最疏中的倥偬里,我想起这场久历时日的追逐,和这个人。


年少轻狂、幸福时光

水瓶和摩羯可能是注定不能相容的两个星座。你自由跳脱、我却早早成熟到令人发指。就像所有三流小说里一样,我们没来没有相见欢,却在一夜之间变成挚友。很多年之后我们都没有想起相知的原因,而你,最后说,你那堵心墙曾在某瞬间裂开,当你修补完成却发现我已经被砌在墙内,从此,欲出无门。

青春时期的爱情多是简单和盲目吧,因为牵手和相知的感觉实在美好,于是,我们执拗却天真的以为只要不相恋便可以保持天长地久。甚至,在感情最为炙热的时代里,选择各自找了男女朋友来对抗幻想中会出现的分手和失去。年轻如此,怎会知道爱情里岂容得下第三人。那个下着雪的圣诞夜,你陪我坐在咖啡店,两个小时的沉默相对,我问你,为何不要我,你说,没有。

终于,还是渐行渐远了。我们常常在校园里相遇寒暄,臂弯里各自挽着他人。为什么难过,我始终不想明白。

也许是倔强,或者是脆弱,我最终选择放掉一切,离开这个我喜欢的、空气中都弥漫着秦兵汉马的城市。别跟我说灵犀,那会我还不懂灵犀。我离开的前夜,看见公寓门下塞进来一封信,我打开门,站着的也该是你。我问你,可要留我?你沉默了。我第一次轻轻吻你的嘴,说,那好,从此以后,我就真的会是别人的了。


 

谁住江头,谁住江尾

新的城市繁华热闹如斯,坐着九省通衢的便利,酝酿着江湖世俗的码头,我慢慢的出息的像个女人了。我偶尔在网上跟你浅浅的聊两句,像多年老友,却从不论其他。我知道你身边一直有着别人,而你也绝口不问我情事。

就这样不咸不淡的输了光阴。

南方城市大雪本是不多见的。有年冬天我开车过长江大桥,龟蛇二山各自归于传说的镇住大江两岸。看见山上被大雪素裹的飞檐走壁,竟有了几分秦砖汉瓦的味道。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就这样,心痛的转瞬即逝。

我要见你,这个念头终究咆哮起来。

归来的火车上我想了很多,终于对着手机里你的号码发了短信,臭小子,我回来了,见面好吗?良久,你的号码回了短信,竟然已经因为久不用被通讯公司收回后重新发放别人了。那个热心的路人甲说怕耽误我事情,所以回信告诉我不是原来那人了。我一时语塞,道了谢谢。竟,不是原来那人了。

我想,大家都逃不过寂寞,不管哪种状态,什么形式。于是所有的动作,都成为寻找豁免的途径。一段情、一座城、一朝江山、一季岁月,寻找、遇见、填补、再迷失或者浑然。

终究,算是相忘了吧。


 

长相思、在长安

后来,你从我的文章中知道我曾经回来,而我也将这当做一个烂梗跟你谈笑。但有些东西变了,你我都知道,却惯于回避,也就惯于粉饰太平。

再后来的日子里,我常常会心痛,但都在须臾间平复。每当此时,我会在微博中诉说我对一个男人的心动,却也说因为怕想念一个人,从此避开一座城。在隔几个月一次的邮件中,我说,有的人用来相濡与沫,有的人用来相忘江湖,而你,是我用来当心脏病的,偶尔想起来发作一次。你说,也好,至少,记得。

去杭州出差,路过西湖,想起当年你去杭州问我要什么纪念品,我笑言带西湖水好了。你当真带了,我也当真装在琉璃瓶中一直随着行李至今。桃花笑春风,岁岁人不同,你可知道?

去青城山时,山腰中有一片湖,坐着船摆渡中,雨落得丝丝入扣。自我离去,未曾归来,你没有问过我。你可知这一片巴山夜雨,这一池听琴灵蛙,我无人共话?

公司的后辈看见我左耳三个耳洞,一边诧异一边问我为何不带耳环。我笑侃前辈也曾有过不羁的青春,心里却想着当年陪我去打耳洞一起带着5块钱耳钉的小子,终究被彼此,扔与流光中了。

长相思、在长安。长相思、摧心肝。

韶华既然留不住,我也无意再去抵抗。被人求婚的那天夜里,我还是拨通了你的电话,我想问你,你还想要我吗?这只怕是最后机会。或者终究都是命运,你的电话无人接听。

浮生若梦,太多擦肩,终究成全了岁月。


 

再见二丁目

没有细数,居然就这样相亲相虐相杀的过去了12年。我常常对自己说,放下吧,再深的缘分,再厚的感情,如何能够抵挡天意难违,若不能不爱,就放在心底,谁的人生不是有遗憾的。

我真的觉得我放下了,甚至在微博中鬼画符般的写满了要爱自己,这一场欲盖弥彰写的天人共知,却花繁锦簇。

直到某夜,我从梦中惊醒,满脸是泪,恍惚里,想起刚才梦见的是我永远失去了你,连朋友、连曾经都不是,就像我生命中从未有过此人。我终于在12年后长夜痛哭,也终于打通了你的电话。我在电话里说着12年来的种种,放下我所有的骄傲,我听见,你也哭了。

然后,你发了邮件。说这些年,不打扰是对我的保护,也说,当一次次的误会和擦肩,你已经没有信心再伸手来够这个早已经失去的东西了。因为年轻错过太多,而我这个唯一,却成为你没有办法坚强时候的支柱。而我的坚强和骄傲,也始终刺伤了这个男人的自尊。他始终没有勇气去要。如果不是我这次崩溃般的歇斯底里,他看不到黑暗中是否还有一点光明可以去捕捉。终于,你问我,是否还有机会,拉着你的手。

这一场生离,以怕失去开始,以怕失去结束。而这次,我终于明白,你不离,我不弃,十指紧扣,终赢过了沧海桑田。

客从远方来,遗我一书札。上言长相思,下言久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