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信息网

陳炯明晚年的窘迫生活

来源:itaiwannews    发布时间:2019-06-11 20:38:39
海峽飛虹中文網攜手孫中山故居紀念館特別策劃推出《中山先生的一天》,紀念中國民主主義革命的偉大先行者孫中山先生誕辰150週年,緬懷中山先生的歷史功勳。


1922年7月5日,孫中山先生嚴詞拒絕陳炯明的再次求和,在「求和」函中批示:「能恢復政府,陳親出謝罪,叛軍悉退出廣州,可赦。」此前,因孫中山與陳炯明政見不一,最終演變成一場駭人聽聞的兵變。



陳炯明


自此,二人徹底走向決裂,不少人曾居中調解,希望二人再度合作,但孫陳二人都不是輕易改變自己的人,這粉碎了他們可能聯手的最後機會。後來,陳炯明離開了政治和軍事中心,在香港度過他的餘生。


艱苦備嘗的晚景


1925年2月26日,陳炯明由汕尾敗走香港,之後帶領舊部在粵東和閩南一帶進行過短時間的掙扎,9月16日由滬返港。12月24日,粵軍在閩南宣布解散。此後,陳炯明幾乎完全退出中國政治舞台,開始了在港8年的窘迫生活。 


儘管陳炯明在國內先後擔任過廣東省代都督、都督、廣東省長以及粵軍總司令等職,但他為官清廉,不蓄私財,以致當他到達香港之後,窮苦彷徨,處於嚴重的經濟困難當中,帶著家人輾轉搬遷。一開始,陳炯明在香港租房住。後來家景每況愈下,之後經三次搬遷,最後不得不搬到其弟陳炯光家中。因為貧窮,陳炯明在香港過著極為簡單的生活。夏天常穿著一件破舊夏布長衫,冬天著一件藍色長衫,出外也無得體服飾,其妻衣著簡樸,如同村婦。陳家起居飲食更為可憐。日食三餐,幾乎仰賴朋輩的供給,多年之後,親友多有倦容。由於香港天氣炎熱,陳炯明寓所又極其狹小,八旬老母呻吟床褥,十歲幼子教養維艱,貧無所依的親戚雜處一室,晚景著實淒涼。即使這樣,在「九·一八」事變後,陳炯明拒絕了日本人的多次利誘,拒當日本在中國的統治代理人,有一次還在日本人贈送的八萬元支票上用筆墨塗上「×」號後送還,表現出一個中國軍人的氣節。


洪門泰斗


晚年的陳炯明雖已不再統率千軍萬馬,不再處理繁瑣的公務,但有「理想」的陳炯明並沒在落寞的生活中沉淪下去,他把一個海外華僑最大的秘密會社——洪門致公堂改造成為一個有明確民主方針的公開政黨——中國致公黨,這一破天荒的創舉為陳炯明似乎悲涼的晚年塗抹了一層亮色。



陳炯明雕像


洪門,又稱天地會,曾是孫中山早期在海外開展革命工作依靠的重要力量。1923 年雙十節日,洪門致公堂正式改組為「中國致公黨」,舉陳炯明為總理。陳炯明新官上任很是放了「幾把火」,他先在香港成立致公黨俱樂部,把黨的活動中心由舊金山移至香港。同時積極推進黨務、登記黨員,陸續登記者達十餘萬人。陳炯明還在思想上影響、指導致公黨,他撰成《致公黨計劃書》,以建國、建亞、建世「三建」主義作為致公黨的指導思想。後來,又在此基礎上完成《中國統一芻議》,系統地提出了中國統一的理論、方法和建議。1931 年10 月10 日,中國致公黨在香港召開第二次代表大會,陳炯明再次被推為總理。致公黨迎來了發展春天,到1933 年陳炯明去世時,除美洲原有機關外,已成立南洋群島及國內各總支分部多個,登記的黨員有四十多萬。陳炯明的晚年開創了一個政黨的新生,無疑是值得慶幸的。


悲涼身後事


1933年陳炯明病重,彌留之際,家人問他對家事有何交代。陳炯明一臉苦笑,對大女兒說:「吾家事無可語!」再問國事,則興奮異常,伸手欲取筆墨,無奈手已僵直,連聲大呼,「共和」二字清晰可聞,後面的字卻模糊難辨。9月22日,陳炯明逝世,而此時家已赤貧,無錢買棺成殮,只得借用他母親的壽棺。陳家的慘劇並沒有結束,在陳炯明出殯的當日清晨,匆匆從上海趕回的大兒子因感染時疫病逝了,後來父子二人同時落葬。在陳炯明去世後的三年之內,他年事已高的寡母、眼盲的妻子和另一幼子也相繼去世,可謂悲苦難訴。



位於廣東惠州的陳炯明墓


陳炯明有著奇特的人生,鮮明地融合著改良與革命、讚譽與非議、理論與實踐、功臣與逆寇的各種矛盾,他的晚年尤為艱苦,但也彰顯著他特有的品質和氣節,值得人們致以敬意。


參考文獻:

齊廉允:《謎一般的人物陳炯明》,《文史天地》,2011年第6期。


(編輯:章文君)



讀史使人明智
點擊以下  關鍵詞 查看近期精彩內容


有趣: | 

史實: | 

人物: | 

孫中山: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