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信息网

旅俄日记(八)

来源:WHSWwza    发布时间:2019-02-10 18:32:36

旅俄日记(八)

       世界上有一种奇怪的现象,明知道原子弹是大规模的杀人武器,他们自己要拼命发展而坚决不让别人拥有。为了防止别人拥有,他们就可以用尖端的武器残酷摧毁这个国家的政权,擒拿一个主权国家的总统。但摧毁后却发现这个国家并没有原子武器和技术。他不仅不以为耻,还反以为荣,还要把战犯的名字扣到被俘总统的头上,然后审判他,绞杀他。却没有任何人能对这种倒行逆施表示公开的指责。是世界的逻辑乱了,还是世界的秩序乱了?不!都没有乱,是这个国家太强大了,没有人敢理论它,也没人敢抑制它,在无奈中,世界产生了用肉弹对付原子弹的恐怖主义,他们用自己的肉体和生命做炮弹,去恐怖世界上强大到无人敢过问的超级大国,这真是强权之下出逆民的真实写照。
      100多年前,八国联军入侵北京时,先进的火炮和机枪使奋起保卫国家的手持大刀长矛的勇士们,一层层倒在子弹打穿肉体的血泊中,之后强盗们便放火抢掠和烧毁当时世界上最珍奇的圆明园。不知道这一时刻,中国战死的勇士们在恐怖八国联军,还是八国联军在恐怖中华民族。如果那时候发明了恐怖组织名词的话,小刀会和义和团又肯定被强盗们说成是恐怖组织了。
不过话说回来,今天的恐怖组织也非常复杂,有些是分裂阴谋组织,有些夹杂着宗教报复组织。就是一些反抗者,也常把实施恐怖的目标和普通的民众、儿童、妇女混到一起。使无数无辜的生命遭毁灭,这不能不让人思考他们的反抗行径是否背离了人类的人道主义的价值观,从而变成新的犯罪集团组织。
我们在细雨中游览了红场,红场就是骑士的意思。红场上的列宁墓,建筑得象金字塔一样庄严。里边沉睡着一个沙皇的叛逆者和马克思社会主义理论的实践者。他创造了曾经辉煌一时的苏维埃政权,直到现在,许多人仍然认为他是俄罗斯民族的骄傲。这个企图为苏维埃留下永恒光辉的写照坟墓,他的主人创立的苏维埃政权已经以解体告终,克里姆林宫用双头鹰代替了镰刀斧头国徽之后,人们开始争论是否把他迁出红场,在争论中俄罗斯已进入了21世纪。和他的继任者斯大林被抛出红场的命运不同,列宁还受到俄国人温和的待遇,现在依然有人瞻仰并向他敬礼。
       红场上的购物中心建筑宏伟,四层楼全是教堂式的构造,店面都像个博物馆,里面摆放着价格高得惊人的商品。这里的一大部分商品是中国制造的,在这里以翻上十倍的价格出售。把大量的国有资产转化为个人资产的俄国富人,他们以惊人的资产和富得流油的气魄,带动了这里的高昂消费和高价市场,普通市民因而忍受高价的熬煎。
在这里流露着富人的奢侈,每一件商品都象展品一样,摆放在精心设计的展框中。一瓶香水高达十几万卢布。红场的建筑奇特美丽而庄严,瓦西里教堂是建筑的奇观,可惜今天的天气风雨雪交加,脚下的流水、头上的飞雪,雨伞被风吹得晃动,难得尽情观赏。
       我们到了普希金造型艺术馆。这是一个丰富而巨大的艺术宫殿。在这里我看到"扔铅球者"雕塑,脑子里浮现出一个笑话:
——有人对扔铅球者说:你从十七世纪到二十世纪一直扔一个铅球,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你还在扔铅球,太落后了!你看人家美国,早已不扔铅球了,现在人家已开始向南斯拉夫、伊拉克扔炸弹了。
       看到俄罗斯的优秀写实主义油画后我也在脑子里又浮现出一个笑话:
——有人对一个油画家说:你看你们还在认真地画油画,人家美国早已经不画了,把尿池搬进展览馆就是一幅“现代艺术”杰作。
这是我在普希金造型艺术博物馆触景生情所得,也算是一种灵感吧!
在普希金造型艺术博物馆中,大量精致而深刻表现的油画至今仍让人目瞪口呆的惊叹俄罗斯的艺术,并因此而感知这个民族的创造力、艺术想象力和艺术精神。这个伟大民族的精神在感染、感动和慑服着我的心灵。
俄罗斯从蒙古帝国的统治下挣脱出来,成为一个农奴制帝国,在古代创造了辉煌的历史、也创造了神圣的艺术。进入社会主义的苏维埃政权之后,也在近代史上以计划经济创造了打败德国法西斯的辉煌历史,这些都曾使俄国人威风凛凛。看看这些震撼人心的油画,我们不得不佩服这个民族的伟大、深厚和睿智。
       美国集资本主义进程之大成,创造了世界第一超级大国。但它短暂的历史造成的文化的单薄,同这里的深厚的历史和深厚艺术、文化相比,就立刻显示出了浅薄、低俗和空洞。在这样的艺术面前,美国要推出与它超级大国相匹配的艺术,它不搞反艺术的现代艺术,它不做历史艺术叛徒、破坏者,试问它还有别的选择吗?这种破坏历史艺术、塑美国艺术的进程,金钱扭曲了感知,无知充当了暴徒,正在使真正的艺术遭受着蹂躏。象古老伟大的中国圆明园艺术受到枪炮的破坏一样。我们若不保护现实主义,写实主义的伟大艺术,我们将是对历史的不忠。我们不允许亵渎人类真正的艺术,我们不容许“现代主义闹术"、"骗术”象洪水猛兽一样在金钱的狂潮中泛滥下去。
在这里可以看到对日本文化的介绍,有浮世绘封面的书籍。但对中国文化的介绍非常少。在北京奥运来到前,这里才有了对中国北京、上海的报导。苏联人对中国的了解很少。中国的崛起要在俄罗斯得到真正文化承认,还有一个过程。
       莫斯科的基督救世主大教堂是一座东正教教堂。苏联解体后叶利钦主持重新拔款盖起来的,因为他是一个虔诚的东正教徒。原来的大教堂花了35年修建成,花了25年装修好,被斯大林拆除了,原准备造一个欧洲最大的建筑,但几次都是地基出问题无法修建,最后不了了之。后来建游泳馆,但零下40℃时还冒水泡,同时漏水,游泳池也搞不成,到底是一种什么神秘的力量在作怪,谁也说不清。到盖基督救世主大教堂时一切又都正常了。世界上就是有许多无法解释的神秘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