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信息网

涮涮迪士尼真人电影 昔日“副业”要变中流砥柱?

来源:movie-factory    发布时间:2019-05-22 10:14:18

- 电影工厂 -

发现新电影,分享经典电影

微信号:movie-factory

-END-


今日,一部全新的好莱大片《奇幻森林》正式公映。Jungle Book这两个单词或许在中国观众中辨识度还没那么高,但在美国可谓家喻户晓。迪士尼曾经在1967年把这本书搬上过大银幕,拍出了经典动画片《森林王子》。《奇幻森林》就是对这部动画片的重新演绎和翻拍。


  其实一提到迪士尼,影迷们最先想到的还是动画作品。这也并不奇怪,抛开黄金年代的历史不说,现在迪士尼动画工作室与旗下皮克斯的两强组合基本上撑起了全球动画产业的半边天。在许多人心目中,动画片和迪士尼,更是早就成了可以相互代言的一块金字招牌。然而迪士尼动画是如何衰败的大家也是记忆犹新:王子公主设定老套,说教体的主流价值观缺乏新意……好在如今的迪士尼动画在约翰·拉塞特的操持之下已经迎来新的黄金时代,原创力令人望洋兴叹,《冰雪奇缘》、《疯狂动物城》都赚得盆满钵满,又收获叫好声一片。


  可是传统迪士尼故事真的退出历史舞台了吗?迪士尼坐拥如此强大的IP库,自然不会让它白白流失。于是我们就看到了,从《爱丽丝梦游仙境》到《魔境仙踪》,从《灰姑娘》到《沉睡魔咒》,近年来迪士尼开始热衷于童话故事的真人版翻拍,再翻翻他们未来几年的计划表,《美女与野兽》、《小飞象》、《吹梦巨人》等同样类型的片子都已经蓄势待发了。而且从反响来看,迪士尼这一批批新瓶装的老酒销路不错,似乎已经开启了一条新的成熟产业链。


  当然,迪士尼的真人电影开发早已开始,如今已经有着半个多世纪的历程,而且也不仅仅限于童话改编这个类型。这中间有过起起伏伏,甚至也曾一败涂地,但都未曾打消迪士尼真人电影的原创进程步伐。这不单是因为真人电影是一大吸金利器,对真人电影的开发也是串联起迪士尼乐园、电视、动画各个部门的重要一环。我们就在这里把迪士尼的真人电影进行一番拆解,让你进一步看清这个娱乐帝国的版图。


  *需要说明的是,本文所说的“迪士尼真人电影”并不包括其收购的“卢卡斯影业”及“漫威影业”等公司的原属系列电影。


真人电影在迪士尼是如何被“扶正”的 


做了三十年的配角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迪士尼的《万能金龟车》等真人电影让他们尝到了甜头,但此时的迪士尼真人电影还只是单一地停留在合家欢喜剧上


  上世纪五十年代是美国电影行业艰难困顿的十年,二战后电视产业的爆发式增长分流了大量电影观众,因此在华特·迪士尼掌舵的公司初创期,制作真人电影只是公司在动画业务之外“稍带一脚”的工作而已。也因此,早年制作的大多数真人电影大都带有动画和喜剧元素,且基本与动画片的家庭受众群高度重合。这一期间的代表作当属于1959年迪士尼制作的家庭喜剧《奇犬良缘》,这也是当年商业片中最为成功的一部。


  迪士尼电影业务的转折点或许要从1966年说起,这一年创始人华特·迪士尼过世,公司管理层开始经历频繁的更替,而少了华特·迪士尼的公司改变最能从电影业务上显现出来,1968年迪士尼出品的经典《万能金龟车》更是一举拿下了年度票房总冠军,尝到了甜头的迪士尼于是决定潜心开发拓展真人电影业务。之后的二十年,迪士尼动画电影产量明显降低,真人电影也由单一的家庭合家欢喜剧开始向不同的题材发散。


  上世纪70年代后期,乔治·卢卡斯打造的“星球大战”风靡全球,星战的走红令其他好莱坞片商一哄而起拍摄科幻电影,迪士尼自然也是“跟风者”之一。其不惜斥巨资制作的《黑洞》和《创》等科幻片,虽然如今回头来看亦属经典之作,但在当时却是反响平平,且在商业上也难言成功。此外,迪士尼主题乐园的火红景象,也促使其开始在之后的电影制作思路向着“可以开发成主题乐园项目”转变,以便旗下各业务板块能高度互补。


始自八十年代的升腾繁荣


  1984年,前任派拉蒙主席迈克尔·埃斯纳上台接管迪士尼集团,这位曾在派拉蒙监制过《星际迷航》《夺宝奇兵》的好莱坞老手也将他在派拉蒙期间的经验和行事风格带入了迪士尼,从而为迪士斯电影业务注入了新的生机与活力。埃斯纳上台之后便将迪士尼的主要的工作重心放在了主题公园扩建和院线电影开发上。在他掌管之下,迪士尼的电影部门进行了大规模重组,设立“好莱坞”和“试金石”两大品牌并开始制作专门面向成年人观众的电影,而迪士尼自身继续发挥其本身的品牌优势和文化,面向全球开发面向全年龄段观众的不同类型电影。

从《亲爱的,我把我们缩小了》到《火箭专家》,迪士尼真人电影在80年代之后逐渐成熟,四大类型浮出水面


  于是,从八十年代后期到新千年之前,观众既看到了《亲爱的,我把我们缩小了》这样带有传统迪士尼动画风格的喜剧小片,也看到了诸如《火箭专家》这样充斥动作和特效的商业大片。就此,迪士尼真正打开了真人类型电影“百花齐放”的黄金时代。


  进入新世纪之后,迪士尼对电影业务再度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整合与重组。收编皮克斯、迪士尼动画改组转型、并购漫威及卢卡斯影业,次次都是大手笔,在好莱坞六大之中,可以说迪士尼的动静最大。虽然,上述动作并不涉及其自身的真人电影业务,但不可否认,也正是在这种大的战略背景下,迪士尼的真人电影版图也越发的清晰起来——奇幻冒险、童话改编、家庭喜剧和温情励志等四大类型,成为最近20年来迪士尼真人电影的主要投射方向。相较于此前迪士尼在真人电影创作上基于个案的“单打独斗”及散兵游勇,如今的这一精准定向式的排兵布阵,得以将迪士尼的面向全年龄段的品牌优势进一步放大。


下一页:迪士尼真人电影四大类型


▌奇幻冒险:高投入与高风险并行 


代表作:《国家宝藏》系列、《加勒比海盗》系列


  说到迪士尼的真人电影步入黄金期的历史,就不得不提到金牌制片人杰瑞·布鲁克海默,这个精明的犹太人从年轻时就显露出非同一般的赚钱头脑,他于90年代初与迪士尼结缘,入驻旗下成人向电影发行品牌“试金石”,联手打造了《勇闯夺命岛》、《珍珠港》等叫好又叫座的动作影片。不夸张的说,若是没有当年布鲁克海默和迪士尼的提携,“将爆破进行到底”的迈克尔·贝也难以成就现在的“卖拷贝”。也正是由于迪士尼给予了杰瑞·布鲁克海默公司史上前所未有的高度信任感,这才使得他得以放开手脚,制作符合迪士尼“无害”品牌的“热闹”影片。《加勒比海盗》与《国家宝藏》系列因此应运而生。


  大名鼎鼎的《加勒比海盗》系列,当年的诞生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海盗类题材曾经与上世纪20年代到40年代风靡好莱坞,随着后期特效技术发展科幻片当道,海盗和西部类影片几乎销声匿迹。多年没有成功案例,没有原作和群众基础,而且只是改编自自家公园的游乐项目,这样的片子能赚钱吗?


布鲁克海默的决策让德普迎来了事业上的高峰,但最后也是德普的《独行侠》间接导致了他与迪士尼分手。

  迪士尼起初是十分慎重的,甚至无意进入院线,而是只想制作一部面向DVD市场发行的电影。但是当时的迪士尼影业主席迪克·库克抱着近乎赌博的心态拿着剧本找上了杰瑞·布鲁克海默,希望将该片变成一个大项目。但当时的迪士尼集团CEO迈克尔·埃斯纳面对着1.4亿美元高昂的预算实在不敢出手。因为此前同样是乐园项目改编的电影《乡村熊》就以失败告终,而且电影上映还要面对同时期的《碟中谍2》、《指环王》和《黑客帝国》等强劲对手,当时在大制作影片上没什么底气的迪士尼真是骑虎难下。


  结果证明,迪士尼赌赢了,或者说布鲁克海默赌赢了。影片出色的市场表现重新唤醒了多年不被业界看好的海盗题材,也让迪士尼日后为布鲁克海默和此类大制作广开绿灯,创造了《国家宝藏》这又一卖座系列。


  说来讽刺的是,此类奇幻冒险影片在经历了短暂的市场热捧之后就迎来了极速的衰败,2009年迪士尼影业新任主席里奇·罗斯上台,让迪士尼重陷尴尬之境。由他放行的项目质量参差不齐,既有《加勒比海盗4》这类的好项目,也有《波斯王子:时之刃》和《魔法师的学徒》之类的口碑与票房双败之作,而心越玩越大的他最终放行了两部片子:《异星战场》和《独行侠》。这两部制作成本均超过两亿美元,几乎赌上公司未来几年的命运,结果是却是双双惨淡收场。


  这几个连环滑铁卢之后,最终,迪士尼亏损近4亿美元、布鲁克海默与迪士尼宣告分手,里奇·罗斯引咎辞职。迪士尼这段时间的失败也间接证明了:“大明星+大场面+大制作”并不是可以套用的公式,拥有打动观众的故事才是吸引群众掏银子的根本。


  基于近些年大制作影片差强人意的市场表现,迪士尼自身品牌开始对待此类大制作愈发的慎重,诸如《创战纪》等片的续集项目仍处于暂停状态,好在《加勒比海盗5》和《国家宝藏3》仍在按部就班的筹备之中。这也让喜欢迪士尼风格的大制作冒险影片的观众仍有期待。



▌童话改编:迪士尼的看家法宝 


代表作:《爱丽丝梦游仙境》、《魔境仙踪》、《沉睡魔咒》

《灰姑娘》、《魔法黑森林》


  靠制作动画发家的迪士尼对于童话改编类的影片可谓驾轻就熟,在动画制作的经验让其真人电影制作部门更熟谙观众对于童话类影片的需求,这也是迪士尼总能为观众呈现一个又一个色彩缤纷的幻想世界的主要原因。尽管,迪士尼出品的童话类影片并非每部都谈得上经典,但是就整体商业营销而论可以说从未失手过。此类影片拥有强大的群众基础和厚重历史积淀,迪士尼利用其电影影响力而开发和授权的诸如出版物、玩具甚至是舞台剧的衍生商品系列,更是成为了公司强大的利润来源。


  如果说票房破10亿美元的《爱丽丝梦游仙境》可归于“天时地利人和”,那么,在诸多童话改编类作品中,独具风格的《沉睡魔咒》可以证明迪士尼在市场取向上的老道。改编自童话“睡美人”的《沉睡魔咒》将故事的主角更改成了反派玛琳菲森,而即使拥有安吉丽娜·朱莉这样的超级巨星助阵,这样一部带着迪士尼商标由童话改编的电影,其黑暗的风格从一曝光就普遍不被业内看好具有票房潜力。很多主流媒体将其与环球的《白雪公主与猎人》相提并论,称如此黑暗的风格将“吓走”不少儿童观众。


不管是甜美的《灰姑娘》还是暗黑的《沉睡魔咒》,童话改编都是迪士尼的强项,也是他们屡试不爽的吸金利器


  结果,首周6900万美元的开画成绩大大超出了各方的预期,逾7亿美元的全球票房也成为了迪士尼当年票房最高的真人电影。分析指出影片的大卖更多的是得益于迪士尼对“童话+女性+青少年+暗黑风”的宣传定位。如此看来,对于童话经典无论是简单翻拍抑或暗黑到底均非关键,唯有拥有符合时代的改编新思路才最为重要。《爱丽丝梦游仙境》也好,《沉睡魔咒》也好,不管人们给这些影片扣上多少“炒冷饭”“没创意”的帽子,也无法阻挡观众们掏钱进影院。因为迪士尼已经抓住了大众观影的基本诉求:快乐、轻松、合家欢。这类电影与R级片一样都是市场上的刚性需求。而还有谁比迪士尼更适合在这块领域中开疆拓土呢?


  所以,放眼近期和未来,迪士尼回本溯源,计划推出更多童话类经典影片的真人版。2016年率先上阵的《奇幻森林》改编于1967年迪士尼推出的同名动画作品,原作也是创始人华特·迪士尼过世之前最后一部亲自制作的电影,因此此次翻拍对于迪士尼来说意义非同一般,从立项开始就受到公司上下高度重视,由现任电影主席阿兰·霍尔亲自监管,投资近两亿美元。导演乔恩·费儒近日透露,只要市场反响好就会拍续集。


  紧随其后的便是5月27日北美公映的《爱丽丝梦游仙境2》,年内还有斯皮尔伯格的《吹梦巨人》和翻拍自1977年迪士尼经典“指环王”系列制片人制作的《彼得的龙》。此外,《美女与野兽》、《花木兰》、《白雪公主》、《小飞象》等昔日迪士尼动画经典的真人版电影也都在稳步推进之中。就在本周,迪士尼还宣布将要拍摄“彼得·潘”和“小叮当”的真人版电影。看来尝到了甜头之后,迪士尼已经认准了童话改编这条路,势必将自家的版权资源开发到极致。不过迪宝宝究竟将如何“新瓶装旧酒”,让这些流传经典的童话重新焕发色彩,仍待观察。



▌家庭喜剧:“国民电影” 


代表作:《101斑点狗》、《公主日记》、《亲爱的,我把我们缩小了》

   “微笑是美国最佳的对外形象”,华特·迪士尼的这一番话其实一直都在影响着迪士尼的发展,或者可以说是迪士尼的立足根本,因为将欢乐带给每一个家庭是华特·迪士尼本人一生的追求和最大的夙愿,家庭喜剧是迪士尼早年主要制作的电影类型并让昔日的迪士尼在好莱坞“明星制”的天下里在真人电影上拥有了一席之地。


  动画电影或许能够“一拖二,一拖三”,但是让家庭每个成员都能够享受同一部电影才是迪士尼能够抓住家庭观众的宗旨所在,在动画电影之外,迪士尼的家庭喜剧也是每年感恩节、圣诞新年档期不可或缺的家庭集体娱乐项目。比起魔幻冒险类的大制作,家庭喜剧制片成本低且更加本土生活化的设定对于美国本土观众拥有极强的吸引力,堪称“国民电影”,是迪士尼真人电影里基本稳赚不赔的类型。


  《公主日记》被普遍认为是迪士尼家庭喜剧电影里一个成功的商业影片,其仅仅2600万美元的成本换回了全球将近两亿美元的票房。迪士尼更是具有慧眼,大胆启用当年的新人演员安妮·海瑟薇,让她成为了家喻户晓的影坛新星。毕竟无论小女孩还是大女人,谁都拥有着公主梦,能够让每个年龄的观众都能享受在电影里,这在好莱坞恐怕也只有迪士尼做得最好了。


  和其他类型的影片不同,喜剧架构于语言和文化之上,因此能够享誉全球的喜剧影片并不多,这也是近两年迪士尼真人家庭喜剧类产量明显减少的原因之一,如何能够打破语言文化隔阂让国际市场也能共同享受喜剧带来的乐趣是每一个喜剧工作者需要共同讨论的方向。



▌励志剧情片:“美国精神” 

代表作:《光辉岁月》、《新手》、《麦克法兰》

  背负社会责任的好莱坞片商制作的励志类影片往往对社会有指向性作用,也是在间接向公众传递着“美国精神”,可以算是美国的主旋律影片。早年的迪士尼,无论是动画电影还是真人电影,观众都能够感受到故事中人物传达的正能量。针对美国历史上的重大事件和美国文化中的棒球、篮球、橄榄球和赛马等全民体育项目,迪士尼亦开发了不少中低成本的励志类影片,这也是在动画片之外助推迪士尼在各大颁奖季表现的主要影片类型,但近年来鲜少见有佳作。


  迪士尼真正意义上较为成功的励志类影片还要属当年杰瑞·布鲁克海默接手的几个影片项目,《光辉岁月》和《光荣之路》不仅票房口碑双丰收,体现黑人体育运动员的“政治上绝对正确”的剧情设定正好贴合美国社会多元化反种族歧视的大环境,为迪士尼树立了良好的企业社会形象。


  励志类影片光有意义但是没票房对于电影来说可不能算得上是商业上的成功,赞颂美国海岸警卫队50年代英勇救人的《怒海救援》融合了灾难片和主旋律因素,但可惜这部耗资8000万美元的影片并未能像《拯救大兵瑞恩》或是《珍珠港》那样寻找到主旋律和商业之间的平衡,成为了只剩下不断强迫煽情的说教片,其糟糕的票房表现预估令迪士尼2016年第一季度蒙受将近7500万美元的损失。



 

综合以上,我们会发现,相比冒险、童话类型,迪士尼出品的喜剧及励志类虽然佳作不少,但无论从影响力还是票房收益来说,都只能算是“小片见大片”了。当然,这个原因也是显而易见的,这些影片贴有更鲜明的美国标签,主要目标受众群也主要针对北美家庭观众。尽管迪士尼针对这两个题材暂无新的制作计划,不过,成熟高效的制作模式,加上以小搏大的熟谙市场策略,“迪士尼出品”依然可期。


  回顾迪士尼半个多世纪的原创真人电影发展历程,并非一帆风顺,甚至几度完败。而与熠熠生辉的“迪士尼皮克斯”、“漫威卢卡斯”电影业务相比,真人电影作为一个整体类别而言,似乎是“既不显山也不露水”。但迪士尼始终在原创之路上积极求索,奋力前行,并最终形成了独具特色的“迪士尼造”风格的真人电影,亦成为公司的一张知名名片。可以想见,随着《奇幻森林》、《爱丽丝梦游仙境2》等招牌大片的纷纷上映,迪士尼的这一拿手好戏还将连续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