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信息网

父亲,我想你该去了天堂!

来源:bjjxzx-BBS    发布时间:2019-05-14 20:36:38
点击“京西在线”关注更多精彩

 视线京西 人文史话 | 民俗旅游

岁月无痕 | 文化杂谈 | 艺术天地

京西文创 | 京西味道 京西口福




父亲,我想你该去了天堂!

     

父亲在我的心里永远是个有形象的人。父亲高大、威猛、体形匀称,二百多斤体重并没让他显出臃肿,这在那个连吃饭都成问题的年代里,不能不说是个意外。


父亲健壮,力气就大,小的时候常在他的臂上“荡秋千”。父亲话少,肢体语言也少,记忆中,父亲打我只有数几次,一般是用他那蒲扇一般的右手打耳光。有次例外,是拳脚相加的那种,原因是在我书包里发现了不该发现的东西-----安全套。细节记不清了,大概我读高二那年。


父亲酒量也大,这与父亲的强壮不无关系,然而父亲并没因为强壮在世太多的时间。八三年正月初五那天,父亲的时光到了尽头,先是大口大口地吐血,之后便昏迷,再后就彻底闭了双眼。父亲走了,来不及说任何话……


那年父亲47岁。也许父亲从没想过自己会死,一切都能挺过来,再有我们兄妹几个还小,没成人,死是不会甘心的。但他毕竟还是死了。


父亲山东人,但记忆里的父亲却没说过一句山东话。父亲的东北味很浓,和母亲结婚二十多年里,有关身世能够告诉母亲的只有两个字:沈阳。对母亲来说,父亲是个没有必要解开的谜,能按时把一个月的辛苦钱拿回家,交到母亲手里,供一家人过活,供父亲的几个骨肉读书,就足够了。


父亲基本是个苦命人。父亲的父亲在沈阳开了家工厂,算是有钱人家。父亲从小在日本人的学堂接受教育,写一手不错的毛笔字,会讲日语,也会几句俄语以及朝鲜话。后来工厂败落,父母亡故,于是父亲成了孤儿。父亲的伯父收留了父亲,便在伯父的工厂做了学徒。伯父的正房女人不会生养,但知道办法冷落父亲,于是在伯父的工厂被公私合营的时候,父亲离家出走了。


这些是父亲去世两年后,我去沈阳从二奶奶嘴里知道的情况。二奶奶就是父亲的伯父娶的二房,育有二子,人性好,对父亲也好。当然,我是查了父亲档案几经周折找去的,几十年前的旧地址,是父亲入党那年为了外调补进去的。


父亲的身世复杂,旧时沈阳中山路一带算有名气,属于见过世面的一类人。父亲隐瞒身世,是一种自我保护,更是对全家人的保护。事实也正如此,沈阳的王氏家族,象父亲一样完尾完须活过来的只他一个。在北京,除了父亲自己,便没人知道他的背景,包括我的母亲。


如今三十年过去了,父亲的骨灰一直埋在郊区的大山里,没有墓碑,只一坟头,静静地伴着空旷。每当清明,我会在那个坟头前摆一些水果、点心、纸钱一类东西祭奠他,也只这个时候我才真正意义的想起他、怀念他。


我的生命是父亲给的,包括我的一些性格。父亲在世的日子里,耳闻目染地学习了我该学习的东西。父亲性格鲜明,有棱有角。记得我看的第一本小说是父亲从图书馆借来的《水浒》,之后是《三侠五义》、《小五义》。《三国》却从来没借过,现在回想起来,也许是父亲的价值观念使然。父亲就是父亲。父亲学徒做起,技术见长,看不上不学无术、耍小聪明的一类人。父亲体壮肩宽,也常常教育我们学会承担,要我们知错、认错、改错。


俗话说,老不看《三国》少不看《水浒》,然而我却恰恰相反。我崇拜阮籍、嵇康,为人性情,不善委婉,这些与我小时看书不无关系。倘若儿时看的第一本书不是《水浒》而是《三国》,我想我的人生会另一种境况。但我不会责怪父亲,我会继续努力做一个对世道、对他人没有危险的人。


还好,小学四、五年级的时候,父亲买一套旧版《十万个为什么》送我,那是一套关于自然科学的科普类读物,算是对我世界观的启蒙。不夸张讲,我的唯物观的建立不是学校,而是那套书。再一本俄国人的叙事诗集,名字忘了,记得战争题材,很意境,空间感历史感都强。以上“一文一武”,是父亲送我的最好礼物,我能受用一生。


其实,我对父亲的印象多半是他有病的一年里。父亲的单位离家远,每月回家一次,多是月底几天,这样算来,我同父亲相处的时间加在一起也不一定超过千天。但这并不影响我们的感情,每到月底,父亲总能拿回钱来交给母亲,月底是家里没钱的日子,父亲必须雪中送炭。再早的时候问过母亲:隔段时间就来家住的这个人是什么亲戚,稍大一些知道父亲也是家庭成员,而且是重要成员,是给家里挣钱的人。


终于一天,一向不会生病的父亲病倒了,家里愁云一片。西医中医,唯心唯物,能有的办法都有了,但父亲仍旧没从病床爬起来。一天早上,母亲突然发现老屋房梁裂开了一道细缝,那无疑是个不详的预兆。果然,几天后的夜里,父亲背了我们,吐出了他第一口暗红色的血......


父亲最终还是走了。我没有父亲的刚烈,丧父的苦痛好久一段时间疼在心里。父亲正值壮年,能做的事情很多,要做的事情也多,我想他不该这样不管不顾的说走就走。每到月底,我会往常一样企盼那熟悉的脚步声,或是咳嗽声,我总梦一样幻想一天父亲能够回来,一天一天,一年又一年......


父亲真的走了,去了天堂,只是父亲走的太早、太匆忙。那一刻起,家里不再为父亲的病发愁了,母亲说父亲的病彻底好了。我的心理似乎有些安慰。做为父亲某种意义上的生命延续,我在接替他继续实践着这个世界,好也罢歹也罢,要把日子过下去,尽量不糊弄。当然,我在世间做的每件正确的事情,父亲在天堂看了都会高兴。


愿父亲真的去了天堂!





京西在线文化创意工作室

市场策划、品牌策划、活动策划、图书策划、剧本策划、宣传策划、企业及乡镇村文化建构与CI设计、文化包装、智慧众筹、创意支持、微信托管、互联网+、旅游及文化创意产品设计开发


【京西在线】论坛微信公众平台

图文转自【京西在线】论坛  :人文理念、原创精神、鼓励争鸣、尊重个性。

Http://www.bjjxzx.com.cn

微信号:bjjxzx-bbs

微信群:京西文创、京西户外  

QQ:88587531

投稿邮箱:wc22@163.com

按,识别图中二维码,加关注!


更多信息,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