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信息网

初恋

来源:qbwengang    发布时间:2019-02-10 18:45:42

【1】

夜里凌晨三点半,在大多数人都进入梦乡的时候,有一个人加入了失眠者的队伍,此人就是王中华。王中华是一个来城里打工的外来者,与其他人在城乡结合部合租了一间不超过20平米的房间已经两年了。

以前,王中华可是一个乐观开朗的人,虽然工资不高,没房没车,但是他还是能知足常乐,没事跟其他人打打牌,侃侃大山,生活过得也很自在。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因为他喜欢上了一个人,距离他租房子三个街区远的刘翠花。

一个月前,王中华像往常一样骑着自行车去工地搬砖。这时,身旁走过一位风华绝代、婀娜多姿的女子,起初他也只是欣赏一下,可是那名女子在与他眼神交汇的一刹那对他微微一笑,这一笑可深深地印在了他的心里。

“她为什么对我笑呢?她是在跟我暗示什么吗?难道我今天很帅?还好啊,也没有很帅。可能是我的气质深深地吸引了她。她一定在看到我的那一刻就喜欢上了我。”王中华陷入了自己的思维中无法自拔。

从那一天开始,那名女子总是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中,他发现自己已经完全忘不了她。他想象着与她一起看星星看月亮,一起诗词歌赋,人生哲学;他想象着与她一起做饭洗衣,一起到处旅行;他想象着与她亲吻,与她做爱做的事情;他甚至想好了将来小孩的名字,想象着小孩叫爸爸妈妈时的样子。突然,他好想有一个家,一个充满欢声笑语、其乐融融的心灵港湾,他以前从可没像现在这样如此的渴望。

他托了他的发小李爱国去帮忙打听一下这名让他魂牵梦绕的女子。这天是他与李爱国约定的日子,王中华早早就来到了这个茶馆,他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她的一切。等了近一个小时,李爱国才慢悠悠的来到茶馆。

“你没戏。”李爱国还没坐下就对王中华说出这一句,脸上还挂着一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表情。

“为什么啊?”王中华迷惑不解,他一直认为那名女子也是喜欢他的。

“你说的那个美女名叫刘翠花,家境殷实,自己也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听说是在银行里数钱的。”李爱国故意顿了顿,接着说:“华子,我们是一起长大的发小,有些话我就直说了,别人要样貌有样貌,经济独立,你有什么?你就是一个外来打工者,要房没房,要车没车。”

“我那自行车算吗?”华子还想辩解。

“你啊!长得丑就算了,还这么自恋。”李爱国毫不客气:“算了吧,你跟她真的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是一个老实人,但现在没有女人会喜欢一个老实人。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懂吗?”

“我可以变坏啊?”

“变坏也要有变坏的资本,而你没有。”

“现在不是听说很多久经情场的女子或者小姐都说自己玩累了就找个老实人嫁了吗,那我应该也还有机会吧?”王中华还是不放弃。

“你应该去找你配得上的人,而不是去等待别人的恩赐,真是孺子不可教也!”

此时的王中华感觉仿佛天已经塌了下来,所有的幻想在这一刻都已破灭,烟消云散。原来自己爱了那么久的人就只是一个幻觉。李爱国后来说了什么他已完全听不进去,只能任凭自己的思绪飘荡在崩溃的边缘,而自己的身体已像行尸走肉一般没有了灵魂。

【2】

夜里凌晨三点半,在大多数人都进入梦乡的时候,有一个人加入了失眠者的队伍,此人就是王中华。他还在思念着她,此时此刻他感受到的只有无边无际的孤独,一种从未有过的孤独。窗外不争气的下着小雨,气温也逐渐寒冷,但再冷也抵不过华子心中的寒意。

“我不能这样放弃,世界没有抛弃我,所以我也不能抛弃这个世界,我需要勇气。”王中华自言自语道:“我需要让刘翠花知道我的真心,即使最后失败,但至少我尝试过。”

于是王中华拿出笔和纸,决定采用最传统的表白方式,写一封情真意切的情书。为了不影响其他工友的休息,他拿着手电筒躲在被窝里书写着他对她每一分的思念。虽然这个姿势不太舒服,但是他觉得很满足,仿佛又看到了一丝丝的希望。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迫不及待的拿着这封情书,按照李爱国给的地址,来到了刘翠花的门口。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这次他没有犹豫,直接敲响了她的房门。

开门的正是刘翠花,虽然没有化妆梳洗打扮,但是还是那么漂亮。他从来没有如此近距离的看到过她,她穿着一件隐约透视的睡衣,修长的大腿,饱满的胸部在他面前暴露无遗。大大的眼睛,颜色正好是自己喜欢的红褐色,高挺的鼻梁,长长的秀发还能闻到洗发水的香味。性感的嘴唇上长着一圈比自己还要茂盛的胡须。

等等,胡须!为什么会有胡须?此时此刻的王中华已经彻底懵了。

“请问有什么事吗?”一个低沉的男中音向王中华的耳朵传来,说话的正是刘翠花。

王中华此时完全懵逼在了性感的胡须和低沉的男中音上了,立在那里呆呆的看着刘翠花的嘴唇,他还是没有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刘翠花是个男的?

“不好意思,我今天休息,所以没有刮胡子,吓着你了吧?”刘翠花的脸上带着些许的尴尬。

王中华有点不知所措,如果是男的他是很难接受的,如果是女的,既然自己这么爱她,那他就应该接受她的一切,包括比自己还长的胡须。现在的首要任务是确定刘翠花的性别。

“那个,你能脱一下你的裤子让我看一下吗?”他还是鼓起了勇气。

“你他妈是欠揍吧,有事说事,没事滚蛋。”

“你是男的还是女的?”他问的更直白了。

“男的。跟你一样。”刘翠花明显不耐烦了。

王中华彻底崩溃了,原来自己深爱了这么久的人居然是一个男人。

“这是李爱国托我给你的。”王中华把情书塞到了刘翠花的手中,转身就跑了出去。

不知跑了多久,也不知跑了多远,就这样一直跑啊跑。他需要发泄,发泄一下自己心中的郁闷。跑到了一栋楼下,终于累了停了下来。天空此时也很应景的下起了小雨,说来也怪,其他地方都是晴天,就他这有雨。不过他只沉浸在自己的崩溃情绪中,已经无法考虑其他的事情了。

“小伙子,让一让,楼上有人在浇花。”旁边一位老奶奶好心的提醒道。

王中华没有理会,在呆立了一段时间后,突然仰天长啸:“上天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真的好希望这只是一场梦啊!”

【3】

“啊!”

王中华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满脸的汗水。原来真的是一场梦。旁边,李爱国正关切的看着自己。

“小傻瓜,做噩梦了吗?”

“呜呜呜,我刚刚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噩梦,梦到自己变成了一个直男”说着,王中华抽泣着躺入了李爱国的怀中。

是夜,凌晨三点半。